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王喻】不掰

王杰希x喻文州,原著向。

部分视角代入荣耀位面同人圈,爽雷脑洞向,引用内容皆是原创瞎写,没有指代任何同人的意思,不要对号入座。

给我的亲爱的 @灯栖夜冷 ,任性,就要所有人都知道我超喜欢她。

题目灵感来源于和另一个亲爱的 @镇墓兽 的聊天,“掰”字拆开来是什么,不掰就是什么意思。

有一天,喻文州做了个梦。”的故事,6500+。

 




 

1、

喻文州看到王杰希朝他走来,身上的风衣还是去年他们一起去买的,他脑海里回想起那时的画面,他一只手挽着王杰希的大衣,用另一只空闲的手为他整理衣襟,他在他耳边落下轻飘飘的一句话:“我们杰希穿什么都好看。”

你现在穿什么也还是很好看,他心底酸涩地想。

王杰希终于走到他面前了,人流与他们擦肩而过,他们就像湍急的江流中的两颗冥顽不顾的礁石,水流冲击在他们身上,飞溅成碎落的珠花。

他们对视着。

喻文州觉得一切都静下来,年轻女人手机发出滴滴的通知声,失意中年男人的叹息,跋扈的青年在骂骂咧咧……这一切都消失了,他只听到王杰希平静又安稳的呼吸声,就像曾经他们每天早上迎着熙光从床上醒来时一样。

他看到王杰希动了动嘴唇。

“我们分手吧,喻文州。”

 


2、

喻文州听到自己不受控制地回答:“好。”

他忍住心底强行传来的抽痛,内心非常震撼。

他在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旁白里转身就走,除了还在懵逼的心情之外什么也控制不住。

“于是最后的礁石也分崩离析,一切都消散在人群里,他和王杰希朝着各自的方向走去,像是水滴汇入大海,再也消失不见。”

“喻文州张开嘴,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像是发出无声的嘶吼,嗓音喑哑。”

“杰希,杰希,他听到心底的知更鸟发出泣血的哀鸣。”

这他妈是什么玩意儿?

喻文州目瞪口呆。


 

3、

喻文州意识到了一件事。

他好像,在做梦。

不然没有任何现象可以解释现在的状况,他非常冷漠,虽然心底还在传来根本不属于他的痛楚,用旁白的话来说就是“宛如心脏的血肉被啃噬”。

我没有心脏病,他开始飞快地思考这是什么一回事,而视角跟随着这个“喻文州”的行动而变动,这个“喻文州”一个人离开,疲惫地回到他和那个“王杰希”的家,放任自己倒进床里,接着,喻文州感受到,自己眼角湿润了。

这个发展……喻文州陷入了沉思,他既在这个“喻文州”的身体里能够感受到一切,又好像处在高高在上的上帝视角拥有自己的独立思想,撕裂的心、柔软被子带来的触感和他槽多无口的心情交相辉映……

就像在带着vr眼镜打galgame,他一时想起宋晓玩过的白色相簿2,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但是又不像,他的视角非常旁观者,想做什么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跟着梦里的“喻文州”进行活动。

要是我能活动的话,我一定一巴掌先打死这个矫情的自己,他感受到眼泪浸湿枕巾,是新婚时候和“王杰希”一起去宜家选的。

而这时候时间进度加快,他走马观花地跟着这个“喻文州”日常过得云淡风轻,而回家就矫情得像个死狗,外人面前他还是那个谦逊有礼的联盟主席,一回到家就动不动触景生情看着什么情侣牙刷哭得像个孩子,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好精分啊这个galgame式的梦,原来他还有这么矫情的设定吗,喻文州听到自己的声音发出呜咽,不禁打了个寒颤。

而梦的剧情已经发展到了明天将有一场老友聚会,毫无疑问,“王杰希”也要去。

药丸。

喻文州思路多畅通啊,按照掌握的节奏,明天肯定又是一场云淡风轻面带微笑实际上心如刀割呼吸不能的内心大型连环车祸现场了。

他真情实感地跟着“喻文州”一起,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


 

4、

“劳烦让一让。”

他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意识心底就是一颤,他无意识地让开,王杰希在叶修身边坐下,身上的呢子大衣他从未见过。

这不是王杰希选衣服的风格,他出神,苦荞茶的水汽淼淼,是谁又在你的生活里留下了新的痕迹?

 

我迟早要得心脏病。

喻文州跟着端起茶喝了一口,茶水的滚烫也无法熨帖那刺痛的内心,早搏,心律紊乱,房性心动过速,心肌梗死,一气呵成,是心脏病患者中的豪杰。

虽然早就猜到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但是真实体会起来还是太过刺激了,喻文州给了这个galgame一个差评,他夹菜的手既强制镇定又轻微颤抖,看起来就像癫痫。

这家现实中也存在的私房菜味道还不错,下次有机会来吃,他想,忽视了这具身体食不知味的感受。

气氛却比想象中好一些,有叶修在的时候很难冷场,但氛围还是有种无言的沉重,他想随便说两句,可这个身体仿佛今天就是要把无口发挥到底,他也只好沉默着吃菜。

不,还是就这样别说话的好,万一说出什么让场面更加尴尬的话那不是要逼死我吗,喻文州嚼了嚼这口高汤娃娃菜。

就……就这个“喻文州”能不能多吃两口啊,饭菜味道真的不错不要吃得这么视死如归嘛,他开始怀念欢声笑语的蓝雨食堂,但突然插入的旁白又在耳边响起来。

“也许心撕裂开来就是这样的感受吧,一半在死寂的冰里想要沉沉睡去,一半又在熔岩里诉说着想要靠近。”

“他可悲地发现自己,还是一如初见王杰希时那样,深爱着他。”

“王杰希的声音像忽远忽近,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理解能力是那么地差,那个人曾经吻过他的薄唇里吐出一词一句,像是利刃挖开他的心,皮肉绽开。”

“耳畔像是不周山倾倒般的轰鸣,海水漫过天际,蔷薇开到荼蘼,他听到王杰希说,他要结婚了。”

 

什么?饶是已经接受了设定的喻文州也愣了一愣,这行为不就是传说中的骗婚gay吗。

他眼前一黑,一切沉入黑暗,他想,也好,不去纠结是骗婚gay还是那个“王杰希”真情实感地开始了新的感情,反正这个猎奇的梦终于要结束了。


 

5、

我真傻,真的。

喻文州摸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腹冷酷地想,镜子里他的眼角眉梢都有母性的柔和。

什么辣鸡梦,怎么还不结束。

他又换了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了和“王杰希”的下一段分手。

从一开始就困扰着他的蜜汁熟悉感在这时候终于得到了解释,他回忆了一下,这大概是个同人的世界。

楚云秀早就说过,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不看自己同人的电竞选手,只有看的少和看的多之分。

喻文州当然也看过,他们蓝雨不仅看过,黄少天还要拉着李远大声朗诵,声情并茂感人肺腑,最后蓝雨的众人得出结论,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有自己的r18同人,而是比哥翔美更可怕的英雄母亲韩文清*。

他和王杰希在一起之后也看过这类同人,王杰希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也跟着看过几段,他们发现庙粉喜欢写喻王,邪魅的喻文州这样那样王杰希又换着姿势把王杰希这样那样,而药粉更偏爱王喻,娇嫩的喻文州不仅要被这样那样还要被虐身虐心好几通。

“这也许就是用爱发电而恨比爱更持久吗?”王杰希和他挤在沙发上,软软地塌陷下去,他们靠得很近,王杰希还没擦干的头发拂过他的脸侧,有些痒。

“我觉得是粉丝写来恶搞的意味更多,互相黑一黑对家队长什么的,”他点点平板,又点进一个连接,“你看,这篇肯定是你的粉写的,唔……我还怀了你的孩子?”

喻文州往下滑,啧啧称奇:“你说作者设置最后生出来的是瀚文还是小高啊?”

“你这话我没法接。”王杰希无语。

落地灯被做成法杖尖尖绽出几颗点亮的星,一方屏幕的灯光照亮了他们的眉眼。

 

你这话我也没法接。

喻文州和“喻文州”都沉默了,十秒前,“王杰希”,也就是他的alpha回家了,一股过于甜美的香气夹带着轻微的酒气扑面而来,是别的Omega的气味,喻文州感到这个身体一切的排斥反应顺着神经传导到每个角落,胃里翻涌不止,他的脸色一下子苍白,王杰希看着他,想靠近又不敢靠近,最后揉着眉担心地解释说:“是工作应酬,桌上有别的Omega。”

他们陷入面面相觑的尴尬里。

太天真了,即使是药粉的同人写手也知道喻文州机智无比,即使分手的时候智商下线但是这时候必须是福尔摩斯附体的,所以“喻文州”此时此刻必然是有怀疑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心底和小腹传来轻微的抽痛。

这感觉太奇妙了,简直五味陈杂,喻文州又一次同步地捏紧了拳头。

完全不想要这样的人生体验,他唯有在此时格外地想结束这个梦。

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柔柔地响起来:“没事,我知道的,只是有点孕期反应而已,不要在意。”

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也累了,赶紧去洗漱吧。”

喻文州几乎能感受到脸上强行扯出笑意的僵硬,但是累了一天的“王杰希”并没有感受到,他抱歉地笑笑,一边解开领带一边朝着卫生间走去,空气里还残留着那种让人作呕的甜腻。

明晃晃的灯光映得人头疼。


 

6、

我居然还是傲骨贤妻这种二设吗,我真的有这么贤内助吗,药粉眼里的我到底是什么样的?

故事的发展太过刺激,喻文州不禁有点吾日三省吾身,经历了一开始的过激背德之后,喻文州学会了作壁上观吃瓜看戏,这个梦也变得没那么难熬起来。

他看到“喻文州”百般忍耐,有了误会也藏着掖着,自己心里痛苦的怀疑却在工作忙碌的“王杰希”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偏偏这个“王杰希”也智商下线视若无睹。根据线索猜想了一下设定大概是他倒追的“王杰希”,这算什么,先爱的就输了,还是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吗?

喻文州联想到了一个词,是苏沐橙当年给他科普的。

对的,这就是ooc了,他心底长吁一口气,终于找到精确的概括,然后津津有味地跟看着剧情发展。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难道要设身处地认真地体验准妈妈的心情和孕吐吗?

 

喻文州坐在桌边,心不在焉地搅着碗里的空心菜瘦肉粥,夕阳西沉,橙红的夕光穿过落地窗铺满了整个家,这个当初他们一起共筑的爱巢。

事情为什么会变到如今这个模样呢,他缓慢地闭上眼,孕期总是容易情绪起伏,他眼底有些酸意,橙光透过眼皮在视网膜投下微红的颜色。

他睁开眼睛,客厅的橱窗里还放着他们一起拿下的世界冠军的戒指,喻文州又想起那时候的他们,魔术师张扬又凌厉地飞在天空中,而术士为他的铺平踏过星辰的道路,他们年轻的时候都那么肆意,是什么让他们磨平了当初的棱角与锋芒。

喻文州想起最近自己看的书,王杰希担心他无聊,买了不少书放在家里。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留下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正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眼泪抑制不住地滑落,晶莹的泪珠挂在蝶翼般的长睫上,摇摇欲坠。

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他想,心底的城墙如黄沙土崩瓦解,当初明明那么美,如今却爱得这么累,爱得这么心碎。

那现在我要收回手了,王杰希。

 

这居然是个带球跑的故事吗,喻文州看着“喻文州”收拾了一下东西留个离婚协议直接走人,旁白越发催人泪下,他恍然间想起戴妍琦总结的荣耀同人四大名梗——狗血贵乱剪不断、战法替身白月光、霸总娇妻带球跑和生离死别求不得……

我也有今天啊,他又一次忍住了那种蜜汁孕妇体验,“喻文州”不再哭泣,他的眼底死水无波,眼神空洞,他轻轻地抚着肚子叹息:“宝宝别闹,乖乖地和妈妈去新的地方生活好不好。”

这个梦为什么这么漫长,妈的,喻文州捂着额头重重地叹息。


 

7、

所有的带球跑都是久别重逢,这个故事也没有走出这个套路。

喻文州眼见他带球跑,眼见他单身妈,眼见他复婚了,有点意难平。

这个“王杰希”也太渣了吧,这个“喻文州”不能因为对象是微草人微草色就轻易原谅啊?换到现实里要是出现这种情况他肯定先打一顿再说……不,等等,为什么要思考王杰希做这种事情,他的思维已经被这个破梦荼毒到这种地步了吗?

停一停,认真思考我就输了。

他们两个都不是傻的,要是真的有一天分手了……喻文州站在高高的上帝视角看着一家人团聚,孩子居然不是小高也不是瀚文,竟然是原创,大意了。

不过说真的,要是真的有一天他和王杰希分手了,那说明矛盾一定是不可调和的,绝对不会存在这种藕断丝连的可能性的,喻文州不是个吃回头草的人,王杰希也不是。

爱情的维持在于可以匹配的沟通风格,相似的三观和生理激情,如果有一天有这样的矛盾能够把这些都切断开来,只剩下相顾无言,那这段感情确实也没有再经营下去的必要了。

他又想起旁白里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是“喻文州”用来胎教的《飘》里看到的。

“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

姑且不论他这种宅男会不会去看《飘》这种文学名著,但这句话确实没错,大家都是男人,矫情太过就显得恶心了,破镜重圆裂缝也不会消失了,那还不如碎了算了。

他又陷入黑暗,希望这一次醒来能看到真正的王杰希的脸,他开始有点想念那个大夏天和他一起穿着白背心大裤衩吃西瓜的王杰希。


 

8、

纤长又弯翘的羽睫,挺拔的鼻梁,白皙的皮肤,还带着一点暖气的呼吸,喻文州睁开眼睛,熟悉的那张脸又映入他的眼帘。

啊,他在心底意义不明地感慨一声,伸手去搂住了睡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

动作有些大,白色的杯子从他身上滑落,身上星星点点都是青紫的痕迹,喻文州皱皱眉,王杰希昨晚有这么猛吗?

被动静闹到的王杰希也随之醒来,他眼神放空了一会儿,随即浅棕色的瞳里又变成藏着冰雪的天空,他推开喻文州,掀开被子朝卫生间走去,冷冷地扔下一句话:“你怎么还没走,昨晚不是说好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吗?”

噢,这就还是在梦里了,喻文州同样冷冷地想。

 

他跟着这个“喻文州”快速地收拾好自己,出门走人,天气好得不得了,像是上苍都在庆祝他和王杰希的又一次分手,他打开手机,微信嘀嘀嘀地一直响,他划开界面。

黄少天: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我们今天一起去看爱乐之城怎么样!听说评价超不错的,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去玩了!

喻文州的脑子转得得有多快呀,一见到约饭,立刻想到同人套路,立刻想到搞基,立刻想到贵圈真乱,立刻想到多角恋,立刻想到自己原来这么渣吗,喻文州的想象已经在这一层都能够如此飞跃了。*

无论他的思维空间跳跃了几个次元,但是“喻文州”的行动是不以他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他看到自己的手指敲敲打打,发出去一句:“好,我也很想少天。”

这一次到底又是谁绿了谁,又是谁在渴求爱与原谅,喻文州已经可以自己脑补这一出都市情感大戏的文案了,他觉得以后再看ooc同人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朗诵比赛更是不足为惧,即将要经历人生第一次贵乱的人已经变得心如铁石了。

 

“队……文州,”黄少天抬头看着他,那双总是充满活力的眼睛里如今沾满尘埃,都是他的错,喻文州想,他听到他继续说下去,是他从少年时代一直听到如今的嗓音,“你真正喜欢的是王杰希吗?”

是又怎样呢,不是又怎样呢,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也许我喜欢那个高傲的魔术师抬抬下巴说:“你以为只有他能做到吗?”,眼里的轻狂和傲气洋溢着星光;也许又是他喜欢低落的你在发布会上倔强地声称什么都不想说,挺得笔直的脊背让人心疼又怜爱,不过事到如今这感情已经没法分离开来,他想,最该死的人是我,我辜负了你,也辜负了自己的感情。

喻文州不说话。

看到他的迟疑,黄少天露出一点苦笑,转瞬即逝,他随机又换上那种黄少天特有的,充满感染力的笑容,他的声音是故作坚强的鼓励:“那就去追他啊!没有你喻文州做不到的事情不是吗?队长你也不早说,早点知道我还可以给你打个助攻什么的诶你不要小看我,我听楚云秀她们说得可多了……”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蓦然低落下来,垂下来的刘海挡住了一切:“队长,你要幸福。”

 

太胃痛了,喻文州想,白色相簿那种贵乱三角恋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吹捧啊,亲身体会一下实在是太胃痛了,北原春希*到底要怎样的心态才能在两个美少女中间游刃有余啊,就像这个“喻文州”到底要怎样矫情才能这般爱爱爱爱不完啊。

这个故事反倒是过得很快,也许作者的主视角都放在了黄少天那边,所以喻文州倒是乐得轻松,不过结局居然全是be,可怕,他看到王杰希出国追寻方士谦,黄少天像个普通人一样结婚生子,而他情场失意还职场失意日日借酒消愁。

免鉴定,绝对是药粉的文才会这么坑他吧,喻文州的视线在酒精的模糊下光影迷乱。

 

喻文州沉沉睡去,他无比的思念真正的那个王杰希,有对比才会有收获,他不在乎这个梦还有多少个世界等待他去体验,但他知道,不管是他,还是王杰希,都不会走到这样的地步,他对此有着毋庸置疑的信心。

我知道只要当我真正醒来睁开眼的时候,你还是会迷迷糊糊地和我说早上好,然后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9、

喻文州睁开眼,这一次的触觉变得清晰无比,也真实无比,他看到王杰希睡眼朦胧地揉着眼睛,他凑上去,给了他一个一击脱离的、轻轻的吻。

这一次的动作终于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了,他弯弯眼角。

王杰希清醒过来,安静地看着他,头发被松软的枕头压出弯曲的弧度,他眨眨眼,开始觉得自己的审美也被这个人潜移默化地改变了。

这个王杰希真好看,他想。

他们对视着,喻文州想和他分享昨晚那个离奇又搞笑的梦,然后说些有的没有的感想,他动动嘴唇,两个人却同时开口。

“早,我昨晚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

他们同时愣住了,然后一齐笑了起来,棉被颤抖着,空气里有金色的尘埃在跳芭蕾。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fin- 

 

 

*改用自三国同人著名雷梗“哥权美(哥哥你看权儿美吗)”和“英雄母亲曹孟德”,可百度。

*来自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改编自鲁迅的《小杂感》部分语段。

*著名galgame《白色相簿2》男主,白学梗。







写得很潦草,速成,人工造雷就不要计较太多了,写到最后实在是写不下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写贵乱,最后是说老王做了一个差不多画风的掰梦,有bug慢慢再改。

有一些针对分手梗的看法,之前在写“你猜我怎么看”的角色分析的时候就说过,文章名字这么短我自己都好不习惯。

其实说出来没人信,第一段那种文风才是我最擅长,最舒适的文风(。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5-30 评论-77 热度-762 全职高手王杰希喻文州王喻
 

评论(77)

热度(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