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17H/叶喻】喻文州默念了五次注意事项,最后一次叶修替他念出来了。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4292字

叶修x喻文州,原著向奇幻现实主义,玩梗多,叶修生贺第三弹。




 

 

1、

“我知道了,”苏沐橙说,“你一定是个向导。”

 


2、

“我不是,”叶修叼着棒棒糖歪着头看她,“这是个唯物主义的世界观。”

“可是你说的情况就像我刚看那篇哨向同人文里说的精神图景。”苏沐橙疑惑。叶修看到属于苏沐橙的那本《弹道导弹突防效能分析》浮现出一行幼圆五号字的注释:

【苏沐橙陷入怀疑的沉思。】

“那你给我找个哨兵,结合一下?”叶修反问,于是翻开的书中又冒出一段注释。

【苏沐橙想起了李轩推荐的《龙族》,也许这就是混血种的言灵,她开始这么认为。】

我不是,我没有,叶修把咬得变形的塑料棒扔进了垃圾桶。


 

3、

叶修眼里的世界和别人不一样,叶秋也是。

在叶修眼里,所有人的头上都有一本书,如果他的视线停留在某个人身上,那么书里就会翻开,写出一段注释,是心理活动的注释,如果再用心一点,他甚至可以翻阅一部分书中的内容。

“混蛋哥哥,”如果叶秋有书,那么这时候应该会打出一大段感叹号,叶修想,“为什么你的geass会读心,你是不是背着我和c.c签下了契约?”

叶秋的中二特有幻视和他不一样,只要他想看,那么他眼里每个人都穿着不同的Lolita裙,有的人哥特,有的人和风,还会随着对方心境的变化而换装,但在他们彼此眼里,世界只有彼此是唯一正常的存在,叶秋头上不会有书,叶修也不是女装青年。


 

4、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说得大概就是叶修了。

这些年来,他见过苏沐秋的《成本会计》哗啦啦地飞出数字、陶轩的《公司战略与风险管理》写了一个又一个的策划案、魏琛的《厚黑学》其实应该叫垃圾话大全和林杰的《人才培养方案》,每次打个比赛像是走进了书店的畅销书区,他皱眉,无视了吴雪峰飘出的华文行楷小四号注释。

只有韩文清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人群里面是一股清流,加粗的黑体三号字铿锵有力,不愧是老韩。

叶修无意翻看别人的内心,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绚烂无比,他懒得把这个能力用到别的地方。打荣耀就足够了,没必要花心思去操心太多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他叼着烟,一边检查苏沐橙的作业,一叶之秋在屏幕里挥舞着却邪。

到了第四赛季之后,叶修的阅读量就更大了,联盟壮大高速发展,各个战队新秀辈出,王杰希的《指环王》,肖时钦的《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而李轩居然是《斗破苍穹》,真是人不可貌相。

叶修摸摸下巴津津有味地看着年轻选手们的头顶,这项特别的能力有时候这对他而言也是个乐趣,书会随着人的变化而改变,他想起这些变化,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冷笑话,只可惜这乐趣无人分享。

叶修撑着脸,喝着果汁懒洋洋地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着顶着《从零开始学养花》的张佳乐和哗啦啦翻出一大堆华文彩云《刺客信条》的黄少天进行了一场激烈的真人麦霸PK。

“叶秋前辈不去唱首歌吗?”有人旁边递过来一桶爆米花,叶修转过头,“神奇海螺”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这也是很独特了,叶修摇摇头,平心而论他还挺欣赏喻文州这个后辈,手速虽然残了点,但他相信再过不久,这人在战术上的造诣一定会大发光彩,创造机会配合上黄少天的一击必杀,前途不可限量。

叶修就着他的手抓了一把爆米花:“不去了,谢谢。”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把爆米花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又转回去和旁边的肖时钦聊起来。

叶修几乎就要相信喻文州本就是这幅云淡风轻的样子了,如果不是方正姚体的一号字几乎塞满了他的视线,冲击了脑海的话。

【和叶秋前辈交流注意事项第三条:搭话多说两句。】

他恍惚了,原来这个有心脏之名的温和的后辈,居然是这种口嫌体正直的画风吗。

但叶修觉得有点有趣,他又抓了一把放在面前的爆米花,甜脆的口感,用苏沐橙给他科普的话来说,也许就是反差萌了吧。


 

5、

叶修开始留意喻文州。

他见过的注释成百上千,口是心非的也不少,但是像喻文州画风这么猎奇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第五赛季末的时候,嘉世主场对蓝雨,叶修赛后溜出来抽烟,他靠在窗边,玻璃有些雾蒙蒙的,而没有大大小小黑字注释的天空明亮又美好,空气里有雨后特有的泥土微腥和草木的清香,烟雾寥寥绕绕,叶修缓慢地吐出一个烟圈。

“叶神?”他听到有人在身后叫他。

叶修转过身,铺天盖地的方正姚体几乎砸得他想要后退一步,但是他稳住了,他透过字的缝隙看到,是喻文州。

【和叶神交流注意事项第七条:不要老是想着下药。】

叶修心底大惊失色。

喻文州一脸平静,少年的身姿挺拔,蓝色的队服熨帖地勾勒出他的身形,叶修想起苏沐橙说,喻文州的眼睛是桃花眼,还蛮好看的。

是有点,叶修打量他,微微上挑的眼角像是天生就酝着点笑意,五官也清秀,看起来十分面善……

一看就不是想着什么下药的那种人,叶修沉思,而喻文州疑惑得朝他挥了挥手,又不确定地喊了一句:“叶神?”

“啊……文州啊。”他喃喃地回应对方。

“叶神要不要来一瓶?”喻文州微笑着指了指一边的自动贩卖机,农夫山泉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叶修想起上次看到的多说两句的注意事项,觉得喻文州大概也是很努力地来和他说话了,他一向又对努力的人很难生出拒绝的心,年轻人的表情不卑不亢,叶修心底微微一动。

肯定不至于真的下药,他看着喻文州头顶的书欢快地翻了好几页,没看清楚写了什么,叶修决定选择相信。

“那谢啦,”叶修点点头,“下次有机会请你。”

《神奇海螺》翻得更快了,喻文州把水递给他,礼貌地告别了。

叶修留在原地,烟卷燃烧成灰。


 

6、

喻文州想,不要崩人设,不要ooc。

他回想了一下之前和叶修赛后握手的时候,自己的表情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以至于叶修眼里闪过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然后转过头去和黄少天嘀咕了两句。

他把自己沉进椅子里,手指轻轻地摩挲着皮质的扶手,飞机遇到气流有微微的颤动,顶灯投下昏黄的光,黄少天在一边补觉,睡得很是香甜,喻文州也闭上眼。

那个人穿着红白相间的队服站在他身前,伸出了手。

喻文州又情不自禁地想起刚出道的时候和黄少天开玩笑而拟定的“和叶秋交流的注意事项”,这是个时泪的产物。

那时候方世镜前辈,甚至魏琛前辈都说叶修打起交道来很麻烦,刷垃圾话的时候连王杰希这么高岭之花的人都被噎住好几次,黄少天就扯着郑轩说我们定一个对叶秋交流的注意事项好了,对付老油条要有特别的应对姿势,还拉上他做参谋。

今天喻文州看到叶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微笑,但心里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定下的第五条注意事项,面对叶修的时候,表情要控制住。不过黄少天基本上就一撩就炸,而郑轩干脆就是懒得交流,只有喻文州执行到了最后。

这时候叶修的眼神就晃了晃,朝着他头顶微乎其微地瞄了一眼,比z字抖动还要迅速,接着他们交握的手放开了,方锐走到他面前。

他的微笑也不至于很僵硬吧,喻文州转头看了眼舷窗,多层的玻璃外面是漆黑的天空,只有机翼上的红灯还在闪烁,窗上映出漂亮的眼角含着笑。

总不会是叶修知道了什么吧,他伸手挡住眼睛,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


 

7、

叶修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喻文州了。

 

“我开外放啦?”

“你开吧。”

今天国家队集体训练结束后,苏沐橙被拉着去和周泽楷打配合实验新打法,于是午饭的时候楚云秀就坐在他旁边,翘着腿一边看日剧一边吃着京酱肉丝,叶修时不时地提醒她不要一直盯着屏幕,注意吃一口,一唱一和,两个人倒也相得益彰。

叶修想起今儿个早上起床的时候,他在拐角遇到正准备下楼喻文州,一时想起昨晚上有个战术思路值得一试,他三步跨作两步追上去,一把搂住对方的肩,喻文州被吓了一跳,手抓住扶梯,眼神还有点刚睡醒的迷茫。

“诶文州,来一起讨论个战术呗。”叶修一手拿出自己的小本子,食指和无名指之间夹了支水性笔。

接着他就被巨大的方正姚体彻彻底底地砸了一脸,无处可逃,喻文州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和叶修相处的注意事项第二条:不要两人独处。】

然后温和清雅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听到喻文州说:“好啊。”

他们就着这个姿势下了楼,清晨的楼梯间安静祥和。

这个字体原来还有盾击的眩晕效果,叶修思考。

 

“秀啊。”

“啥事?”

“我问你个事儿。”

“说。”

“你能看出喻文州都在想啥吗?”叶修想了半天,决定求助四期传说中的“行走的知音杂志”,他一头雾水地问。

楚云秀瞭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看她的日剧。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噗。”叶修沉默,我要是能问到结果就怪了,他继续虚心诚恳地求教。

楚云秀又分出一丝眼神怜爱他,她伸手点屏暂停了视频,男女主人公卡在雨中紧拥的前一秒,委实有点鬼畜,叶修看到悦圆体四号的一行字从《维多利亚女王传》里浮现。

【如果真爱有颜色,那一定是微草色,我为什么开始期待修罗场,说好的纯爱呢?】

叶修决定无视。

“老叶。”

“您说。”

“你知道人生三问是哪三问吗?”楚云秀把筷子推到一边,小腿一晃一晃,划出美好的弧线,不愧是联盟里最美的腿之一,她的声音循循善诱,“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以及……”

她又点点屏幕,拥抱的碰撞、飞散的雨声和叽里呱啦的哭泣从手机里传出来,京酱肉丝凉凉地躺倒在餐盘里。

“以及当王不留行在天上瞎几把飞的时候,索克萨尔在地上到底在想什么?”

“你这个问题,我实在是无可奉告,”她笑起来,浅棕色的卷发随着她的动作在肩膀上抖了抖,“要是将来报道出了偏差,我是要负责任的,明白吗?”

“……”

得了,叶修想,他看到喻文州和刚训练完的队员们一齐走进食堂,《神奇海螺》又开始翻来翻去,字体这时候倒是小到看不大清楚。

他叹叹气,这个读心术跟没有似的,这个geass,是假冒伪劣,愚蠢的弟弟啊,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cc……

只有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的穿山甲。


 

8、

叶修和喻文州并排坐在有些黑的观众席里,舞台上投影的光映亮了他们的脸,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还有更多的人和他们一同屏气凝神。

这是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决赛现场,中国队对上k国队的团队赛最后的时刻。

“我有点紧张。”喻文州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叶修转过去看他,他的眼睛真的很漂亮,非常浅的棕色,那里面有万丈华光。

“相信他们,”叶修笑笑,捏了捏自己的食指指节,“也相信自己,文州。”

火光从天而降,炸出冲天的火焰,蘑菇状的烟云笼罩了所有,台下有一瞬间被照亮,叶修又看见了熟悉的方正姚体。

【和叶修交流的注意事项(新增)第九条:如果连冠军都夺到,那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告白?】

斗气弥漫,豪龙破军燃烧的烈焰划走了对方牧师最后的血线,神枪手乱射开启,残留的鬼神之力在地面流转,咆哮着为枪与战矛加上幽蓝的光。

“喻文州,”叶修听到自己的声音,再清晰不过,像在闪闪发光,“如果世界冠军都到手了,这故事算不算够辉煌?”

洁白的牧师袍沾上鲜红的血迹,银色的神圣之火精准地从天而降。

“故事还会更辉煌吗?”过了半晌,喻文州轻声问,他碰到他的手,白皙又有力。

“当然了,”叶修笑起来,熟悉的荣耀在屏幕上峥嵘绽放,欢呼声排山倒海而来,彩色的纸屑从头顶飘扬而下,他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还有比荣耀之神被你拿下更辉煌的事情吗?”

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

 


fin-




这是一篇诞生过程极其揪心的生贺,感谢两位知名不具的太太为这篇文的完成所作出的巨大的贡献,没有她们深夜陪聊就没有现在还没秃完的我。

被邀请参加策划还是挺开心的,老早就写完了,第一次用了定时发布,玩了一些比较宅向的梗,如果不理解可以百度一下,因为太死宅了我反而不知道怎么解释【。

每一条出现的注意事项合起来是个小伏笔。

写得很乏味,作为生贺很愧疚,希望自己勿忘初心。

祝你生日快乐,叶修。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73)

热度(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