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叶修生贺】星花怒放

叶修x王杰希,cp向,原著abo背景。

生贺第二弹。

五千,一个非常难以言喻的故事,双向暗恋,叶a王b。





1、

叶修发现自己突然有了超能力。


 

2、

这大概是个超能力吧……

阳光穿过玻璃,落在娇嫩欲滴的玫瑰花上,空气里飘浮着花的香气,艳丽的红色和兴欣队服遥相辉映,一副唯美的画面。

如果这花不是从自己手里掉出来的就好了,叶修皱皱眉,下意识地甩甩手,花瓣散落,落在魏琛凌乱的裤衩上,君莫笑在屏幕里冷漠地注视着一切。

也许这就是落花掌吧。

他一瞬间福至心灵。


 

3、

话是这么说,但这个问题还是得解决。

比方说万一比赛打到最激烈的时候,突然开始落花,是会影响操作的,虽然暂时还没有发生花瓣挡住键盘的惨案,但在叶修这个位置上难免需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

于是十分钟后,整个兴欣都知道了这件事。

“这花真好看,”苏沐橙有点开心,她拢起一捧玫瑰,凑近嗅了嗅,“也挺香的。”

“我以为你掉的玫瑰花会是烟味的。”陈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大瓶可乐的空塑料瓶,剪掉上半部,倒了点水把花插了进去。

“老叶你不是发春了吧,玫瑰花,啧啧,”魏琛挤眉弄眼,“看上哪家的Omega了呀?”

“没想到老叶也有春天到来的时候,”方锐摇头叹息,“我一直觉得他心里只有荣耀女神,性冷淡得宛如一个假的alpha。”

叶修抬手就糊了他俩一脸玫瑰,撒得纷纷扬扬,一阵花雨,好不浪漫。

“花很新鲜,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一样,”唐柔捻起一片观察了一下,语气肯定,“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情。”

“我也是。”

“臣附议。”

“排楼上。”

一时间大家都陷入沉思,乔一帆摸摸后脑勺,给大家倒了点水,花瓣颤悠悠地掉进水杯里,方锐盯了一会儿,又诚恳地望向陈果,补充了一句:“要是我们以后混不下去了还可以卖玫瑰花茶,老板娘赶紧给老叶的手再买个保险吧,这是我们以后第一生产力了,要保护好。”

“对哦,”苏沐橙连忙抓起叶修的手看,不放过一丝一毫,还是和往日一样的白皙修长,手指纹路细密,她叹气,“没伤到你就好。”

“没刺。”莫凡说。

姑且先把这个神秘技能称之为“落花掌”吧,叶修一锤定音。

虽然是一件非常超出科学常识的事情,不过大家都觉得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毕竟是叶修,罗辑总结道。

毕竟是叶修,大家点点头。

除了让上林苑的有时变得像告白现场以外,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老板娘还是担心,赶紧拖着叶修去私人医院做了一次全身检查,一切正常,带着手套也会掉落,不过打比赛的时候却没有出现。

发现并不影响操作以后叶修又变回了有点懒洋洋的样子,照样吃饭睡觉打荣耀,只有时不时掉落的玫瑰花证明着超科学的落花掌并没有被解决。

“又不影响什么,”叶修叼着一根烟,灰蓝的烟雾飘飘渺渺,屏幕的光照亮他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就随它去呗。”


 

4、

叶修开始日常拎着一个袋子,普通的塑料袋。

因为花掉落的时点非常随机分布,乱丢花不要紧,但是乱丢玫瑰花看起来就非常渣男了,叶修作为一个洁身自好日常吃药的alpha,他把所有掉出来的花都捡到随身携带的袋子里,然后交给阿宁,刚好送给那些来到网吧支持兴欣的粉丝们。

于是乎,一段时间之内兴欣官博下都是互相伤害的粉丝在炫耀收到的花,搞得其他战队也不得不搞一些活动来回馈粉丝。总之又是惹起腥风血雨的兴欣,各家经理咬牙切齿地想。

“老叶老叶你们兴欣搞什么送花,”黄少天在选手大群里疯狂叫嚣,“你们兴欣已经沦落到用这种方式吸粉了吗?哈哈哈哈还是玫瑰花,笑死我了,谁想的这个主意啊玫瑰花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和你们画风不搭啊,是不是吃错药啦兴欣的二货们。”张佳乐在嘲叶修上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加入战局。

“说起来为什么会选玫瑰花,寓意很深诶。”肖时钦想了想。

“和我们兴欣的画风有什么不搭吗,”叶修慢条斯理地回复,“我们队是全联盟alpha比例最多,信息素最香的队伍,有什么好奇怪的吗?还是说你们也想要?”

“滚滚滚滚滚滚!!!”

 

是的,兴欣,全联盟唯一一个全由alpha组成的队伍,独一无二,按理说信息素千奇百怪什么味道都有,差别也很大,但是兴欣众人的信息素,恰好全是花香。

当初资料报道出来的时候,黄少天带头痛心疾首,呐喊万万没想到,全联盟下限最低的队伍画风竟然如此少女漫,衣带飘香什么的和这支队伍猥琐的气息完全不一样,扑面而来的春花盛开的气息,抬头一看却是叶修方锐老魏,何止是屁眼子,是爱情屁眼子。

唐柔的木棉,方锐的米兰,魏琛的结香,乔一帆的海桐,苏沐橙的月橘……可以说是比百花还百花了,茶小夏评论,跟看兴欣的比赛,是一场视嗅盛宴。

因此叶修落下的玫瑰夹杂在隐隐约约的花香里,显得并不突兀。

“我突然发现我闻不到你的信息素了,”苏沐橙很严肃,眉眼凛冽却依旧楚楚动人,谁也没办法拒绝她,叶修叹叹气,揉揉她的头发,“之前总闻得到一点点,但现在,你已经多久没用过了气味阻断剂了?”

“又不碍事。”他笑笑。

“是不是和玫瑰花有关?”苏沐橙瞪着眼。

“也许吧?”他摸摸自己的手,一朵玫瑰花又掉落下来,他仔细地把花插进苏沐橙的发间,小姑娘今天拍了广告,精致的发鬓还没有解开,鲜红的花朵衬着雪肤,真当是人比花娇。

“我总觉得你知道什么,但你不说,”苏沐橙低下头去,语气闷闷的,她抬起头望着叶修,表情很认真也很执拗,“你要开心,做什么我都支持你的,我希望你比谁都开心。”

“你总是那么敏锐,不过这件事我还不太确定,”叶修笑起来,眼神同样的认真,“我会的,别担心。”


 

5、

王杰希早就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他会星星射线。

指尖亮起微光,小小的、金色的星星,“啪”的一下,在空中划出绚烂的弧线,散落成光屑,最后消失在空气里。

也许叫它星落也可以,但是魔道学者的职业素养让他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这是一个CD很迷的技能,一开始王杰希并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出现,也不知道它因为什么而出现。

不过出现的次数多了,他也摸索出了一点规律。

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确实和叶秋有关,或者说是叶修。

 

第一次发出星星射线,是在第三赛季。

惊才绝艳的魔术师被一杆却邪撩翻在地,没有人输了会觉得开心,但心底燃起的兴奋和战意却不可忽视,叶秋真强,比他以为的强还要强上很多,强得令人生畏,强得让人神往,他握紧拳。

王杰希向黑沉沉的天空伸出手,手指用力地伸展开,月色皎洁,银河落了万丈,突然指尖燃起微光,六芒星凝聚成型,轻微的啪声回荡在安静的人行道上,划出的光弧还残留在视觉里,星星消散成碎屑,融进路灯照亮的空气里。

他愣了一下。

他又甩了甩手,手握成枪的姿势,打了个响指,单指指向天空……他试了能想到的所有手势,但奇迹般的星星却没再出现,他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太累了以至于出现幻觉……

“大眼你在干嘛呢?”

大概真的是幻觉了,王杰希换成星间飞行kiraKira的手势,星星还是没有出现。

“被哥打爆了受挫也不至于……”熟悉又陌生的烟嗓,语气里有点迟疑,一只漂亮的手搭上他的肩,“也不至于幻想自己是守护甜心要变身吧?”

十八岁的王杰希还没有这么沉稳冷静,他觉得有点丢脸,狠狠地瞪了来人一眼,转身就走。

留得出来抽烟透气的叶修一个人在后面目瞪口呆,王杰希瘦高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宾馆大门背后,叶修想,敢用这种态度对我的你还是第一个,用苏沐橙的话来说就是,年轻人,你成功的引起我的注意了。

还守护甜心呢,土不土,那都是哪个年代的子供向了,热爱硬派机甲的王杰希狠狠地踢开宾馆房间的门,一头栽进床里。

谁也没注意,一颗小的星星又从指尖冒出来,掉进铺着地毯的地板上,湮灭不见。

 

后来,面对时不时就会出现的这种情况,王杰希也不再大惊小怪,他没和任何人说过,私下一个人去做了检查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一个beta能出多大问题呢,全国的医院都在为花式搞事的AO忙得焦头烂额。

Beta的腺体很小,信息素少到几乎没有,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一个与他家熟识多年的老中医摸着下巴笑呵呵地看他,六安瓜片的香气弥漫在清晨的鸟鸣里,虽然没见过这种案例,但我猜也许可能是信息素的外放导致的,我们杰希也长大了,到了有喜欢的人的年龄了吧?

喜欢的人,他恍惚了一下,垂下眼睛沉默了一秒,也许吧。

日子还是细水长流地过,王杰希对这种心态放任自流,岁月流长嫩芽长成参天大树。

也许他真的喜欢叶秋,但那又怎么样呢,王杰希看着自己的手,阳光照进训练室,墙壁上绿色的徽章像在发光。他的职责是带领微草走向胜利,而儿女情长则不合时宜,换成叶秋大概也是这样想的。

一年能见面的机会寥寥可数,常规赛两次,全明星一次,季后赛看玄学,但这种你死我活的拼搏场面很难生出什么旖旎心思。他看着他从巅峰滑落,嘉世的状态越来越差,而魔术师的脚步无人可挡,第七赛季他亲手把对方送出季后赛,外人高呼斗神陨落,而在赛后的休息室里,那个人还是慵懒地、随意地靠在墙上,朝他笑着,说大眼赢了我,就不要再输给别人了呀。

他心里一窒,像是玫瑰的尖刺插进柔软的肉里,烟雾缭绕里他忘记了对面人的表情,初夏杭州的天有些灰霾。 

他望进他的眼里,那里只有古井无波。

“我会的。”

星星裂开在空气里。

 

 

6、

高英杰发现了一个秘密,他的忐忑不安几乎要跳出胸膛。

他的队长,联盟最强的男人之一,像传说中的那样,会魔法。

当他进行完那天刷boss——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叶秋前辈的加训之后,一边反思一边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走廊里还能听到肖云约着刘小别去吃夜宵的回响,他突然发现他们的队长站在前面拐角的自动贩卖机旁边。

他一向腼腆内向,再加之他觉得今天自己表现得十分不好,出于一种羞愧的、无颜报答队长厚望的心态,高英杰一时不敢上前,于是他躲在拐角,打算等队长离开了,再走。

自己真是太怂了,他谴责自己,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一点点头,用一点点的视角观察王杰希的行动。

微黄的光落在一旁的绿植上,又从宽大的绿叶上滑落下去,自动贩卖机电子屏幕的光柔和了王杰希的眉眼,队长也许今天心情还不错?高英杰不确定地猜想。

然后,他看到,王杰希没有握着易拉罐的那只手,啪,啪,两下,从掌间,炸出了金色的星星,绚丽得就像《你的名字》里穿越时空的彗星划破天空,在地面跳了两下后,消失了。

消失了。

电闪雷鸣间高英杰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也许是星星飞散的声响,也许是他唯物主义价值观的哀嚎。

他坚信他5.3的视力没有看错,可他又觉得自己看错了。

这怎么可能呢,年轻的微草未来陷入沉思。

他头脑一片空白,连王杰希早已走远都没有发现,打扫完训练室最后出来的乔一帆扯了扯他袖子的时候,他才猛然回过神来,他结结巴巴,语气听起来甚至有点欲哭无泪。

“一帆,我看到,队长他……”他紧紧地抓住乔一帆的手,乔一帆被他的态度搞得也有点紧张,不自觉地放出一点点安抚的海桐花香,高英杰瞪大了他的眼睛,“队长他……会放小星星!”

于是乔一帆手里的水,哐当一下,砸向了地面。

 

 

7、

这一年全明星的时候,兴欣和微草组织了一场交流赛,气氛比较轻松,刘小别拉着唐柔继续pk去了,苏沐橙和柳非在咬耳朵,袁柏清捏着鼻子说你们兴欣的味儿能不能收着点简直感觉要花粉过敏了,王杰希笑了笑,把鼠标和键盘收进袋子里,叶修倚在窗边抽烟,他手边挂了个黑色的袋子,鼓鼓涨涨的,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打得不错。”王杰希想了想,走过去,朝他伸出手说。

“你们也是。”叶修迟疑了一下,他飞快地偏过头去和他的队友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又转过来,王杰希觉得他眼里带着点破釜沉舟的味道,为什么会这么视死如归呢,他不由得开始思考,但叶修已经回握住了他的手。

温暖,有力。

他一瞬间的出神。

接着交握的手掌间出现了不可忽视的异物感,他挑眉,看抬眼看到叶修露出几乎是惊讶、无奈和呆滞混合着更多感情的表情,他想叶修竟然也会有这种表情,他低头一看,一朵艳丽的怒放的玫瑰,安静地盛开在他们的手掌之间。

他也愣住了。

他听到方锐吹起口哨,苏沐橙发出“哇哦”的惊呼声,椅子被推扯发出刺啦的刮声,矿泉水瓶子倒下水波回荡的水声,还有许许多多的声音涌入他的耳朵。

王杰希闻到玫瑰花绽放的香气,他隐约记得有人说过叶修的信息素是大马士革玫瑰,但beta是闻不到的,而如今他感受到了,花香仿佛地中海的风带着湿润的气息,穿过起伏的山脉和挺拔的雪松,铺天盖地而来。

娇艳的玫瑰不断地,从叶修的手里掉落出来,一朵、两朵、还有更多,深红的,浅红的,含苞待放的,肆意生长的,重重叠叠的花滑过他们交握的手,绿梗也那么温柔,没有一丝尖锐的刺,花儿绸缎般的触感,轻盈的,源源不断的花瓣旋转着落在洁白的瓷砖上,花的边缘颜色浅得像是豆蔻少女的侧脸,倒影是微红的光。他蓦地想起天女散花这个词,但是叶修怎么看也不像是天女,他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手掌传来微微一僵的震动。

“真土啊。”王杰希轻声说,他知道叶修听见了,也看见了,金色的星星从指尖出发,在花瓣上跳跃、折射,又散开成光尘,最终袅袅落进花的香气里,他看到叶修坦然又愉快地笑了。

他们看到,星空点燃了花海。

 

 

 

fin-








老王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所以老叶的信息素变成了花,一个为你开出花海,也是一个为你点亮星空的脑洞,一开始的脑洞来源是花吐症和落花掌,但是我到底写了什么……我……

 @白眼望青天 感谢这个一直陪我开脑洞的美少女。

藏了几个小伏笔,猜到就算是彩蛋吧。

总之提前一句,叶修,生日快乐。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5)

热度(1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