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修伞】Dragon And Flower

叶修x苏沐秋,西幻paro。

复健,词语匮乏,自娱自乐,意识流,写的时间间隔贼大,每段画风都不一样。

在我心里这一对真的是非常浪漫的一个cp。







1.

“神特么的强龙难压地头蛇……”

这是苏沐秋,在被龙狠狠地砸在地上昏迷之前最后的想法。

 

地头蛇的苏沐秋,男,风华正茂青春年少的十五岁,职业是冒险者协会下的一名前途无限的神枪手,在这个冬天,被立志想要干掉的那条龙,恶狠狠地按在地上摩擦了。

“觉得只要努力准备了就一定会成功,你们人类还真是傲慢啊。”那条巨大的黑龙用着与身体丝毫不同的灵巧把想要屠龙走上人生巅峰的苏沐秋利落地砸草地里,然后那泛着光的暗色鳞片的爪子把他按在地上,这力度不让他逃脱也不会伤到他,鬼知道一条巨龙哪儿来的这么精巧的控制技巧,在他出招前的一秒,一套连招就把他打得丢盔弃甲毫无还手之力按在地上疯狂摩擦。

而现在他昏了过去,龙叹了叹气,气流里带着亮晶晶的火星,龙拎起他扔到背上,朝着自己的山洞飞了起来。

黄昏的太阳带着暮霭沉沉的光渐渐地消失在地平线,风抚平了被压过的草地,这里又变得安静。

 

他们准备了很久,想要捕获这头龙,或者是杀死它。

这个世界上的龙已经不多了,他们要么是离开了这个位面,要么是被人类杀死,剩下那些龙有的在层层封印下的堆满财宝的山洞里睡觉,有的龙化作人形泯然与众不为人知,于是这世上的人,就总是想着要抓住那些,还翱翔在天空上的、横行这世间的龙。

这是一条年轻的黑龙,它的山洞就在苏沐秋所属的那个冒险者工会附近的深山里,他第一次飞过这个城市的天空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撼了,漆黑的鳞片反射着阳光,双翼煽起的风刮倒了冒险者公会门前的贤者雕像,年轻的勇士们又惊又怒,想上前却又本能地感到胆战心惊。

而这条龙什么都没做,只是低下头扇了扇翅膀,它像是叹了叹气,嘴巴里冒出一点点火星,那可以咏唱出龙语禁咒的嘴里慢悠悠地说出一句:“刮倒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雕像那么不结实,我只是路过而已。”

然后稀里哗啦的一大堆金币从天而降,勇士们慌忙地躲开以为是禁咒魔术,再捧着金币反应过来的时候天空里却已经只剩下龙的残影了。

但这些都不要紧,所有的人都知道这地方出现了一条龙,多少年没有龙出现在过这个国家的天空了,教会想要屠龙证道,冒险者认为龙鳞将是他们的勋章,魔术师等待着新鲜的龙血作为施法材料……所有人都想要龙,他们准备好了漫长的祭典,在古书的记载里龙之歌对龙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与此同时还需要一个绝世的美人作为祭品。

传说里龙会抓走公主,正是因为那些公主有着金子般耀眼的容颜。

于是有了假扮美人的冒险者,没有冒险者舍得让真正的美人躺在祭台等待龙的降临,于是苏沐秋便带着长长的金色的假发躺在了这假祭典的中央……

好看的没他能打,能打的没他好看,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苏沐秋没什么不乐意的,这场充满阴谋和厮杀的祭典里,他会是离龙最近的,也是危险最大的那一个,所以女装带来的调侃和成功后丰富的报酬相比根本不值得在意。

毫无疑问会场里没有一个普通人,魔术师、冒险者、骑士或者其他职业者严守以待,会场里埋伏着层层叠叠的陷阱和法阵,魔力在青石板下流动,只等着龙的降临。

他们做好了几乎是万全的准备,所谓尽人事而待天命,几乎没有人觉得会失手,有的人甚至开始讨论怎么瓜分龙的尸体,为这还没到来的幻想而兴致勃勃。苏沐秋看着有些灰白的天空,想起第一次见到那条龙的时候,龙翼里漏下来的光和那条龙似乎带着点笑意的语气。

所以那条龙就真的顺应着龙之歌出现了,灰白的天空下那条龙张开了双翼,它直接冲了下来,轻描淡写地躲开了所有的攻击,把苏沐秋拎了起来飞走了,还顺便抖掉了他的假发。

那一瞬间苏沐秋以为龙要撕碎他的身体,可是龙没有,暗金的龙瞳里映着他的身影,却没有一丝杀意。

然后他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龙在笑。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抓我,”苏沐秋用木棍刨开柴火堆弄出烤熟的红薯,扔了一个给那条斜躺在山洞一边的龙,“难道你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骗局吗?”

“无聊嘛,一个骗龙套路用一次就够了,用这么几百年谁还上当啊……”龙打了个带着火星的哈欠,抓住红薯塞进嘴里,“听说有美人就过来看看,结果……”龙半掀开眼皮,金色的眼睛像是带着嘲讽一样上下打量了一下苏沐秋。

“很抱歉你不算我最喜欢的类型。”

“反而不知道应该怎么吐槽,这个动机无聊得可以,”苏沐秋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道,火光照亮了他还没有卸妆的脸,淡金色的眼角带着点锐利的意味,“但是说实话,我以为那些手段可以拦你一小会儿。”

“也不怪你们,”龙的语气里似乎带着点安慰的意思,“毕竟我那么强,我感受到你们努力过了。”

“你真是够了,龙都像你这样不正经吗?”一种好胜心涌上了苏沐秋的心头,他有些吃惊于自己竟然在和这条龙斗嘴,甚至一开始绷紧的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他捏捏眉头,又抬头看向这条龙,努力让自己显得淡定一点,“你抓我来干嘛,没事我就回去了,我还要接别的任务去了。”

“这不是来看看绝世美人是什么样吗?几个世纪以前有本事举行祭祀的都会献祭漂亮妞儿,”龙撑着自己的头,这动作显得有些人性化,“嘛,毕竟他们说美人只配强者拥有,但我感觉你不太配得上我。”

“……”

“你拔枪也没用,你那个子弹对我来说挠痒痒都算不上。”火光映出龙的影子,摇摇曳曳。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龙轻轻地甩了甩尾巴,拦在了山洞口,外面的微光透进来,“被龙带走的财宝哪还有能走的道理,等着勇者来打败我再把美人你救出去吧,或者你能打败我自己走?”

“你这是不义之财!”

龙停顿一下,似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它眨了眨宛如流淌着金水的眸子:“那不要紧,不过大概再过一百年你国应该也不会有人呢打败我吧?你也一样。”

“那说不定,我会打败你的,”苏沐秋抬起头看向龙,语气十分认真,他眼神里带着一种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坚定,斗志开始燎原,“我会找到你所有的弱点,然后试着打败你。”

“年轻人有梦想总是好的,不过少年你实在是很猖狂啊。”苏沐秋仿佛在这条龙的脸上看到了弯弯嘴角的表情,他想这条龙真是太像人了,他的世界观里龙是来自太古的不可冒犯的神造之物,即使被人杀掉也保持着高傲的、决不妥协战斗至死的姿态,而这条龙不一样,它太自来熟了,交谈里不费一兵一卒就瓦解了他绝大部分斗志和警惕,就像是远道而来的友人和你聊着途中的趣事。

“……呵,”苏沐秋定了定神,心想不要被这幺蛾子的龙蛊惑了心神,他摊摊手,“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谁说得清以后呢?”

龙笑了起来,笑声从产生那炽热龙炎的龙腹发出来,低沉又带着柔和的温度,它没有嘲笑在它的时间轴里宛如浮游般的人的寿命,也没有嘲笑那时候还年轻又斗志昂扬的苏沐秋,它只是像之前一样地弯弯眼角说:

“那就来试试吧。”

 

 

2、

“说起来你那个美人理论是哪里来的?”苏沐秋提着枪警戒着周围,他的前面叶修挥着战矛在闷湿的灌木丛里开路,遮天蔽日的热带丛林只有一点点深绿色的光漏下来,“就是美人只配强者拥有什么的那个奇奇怪怪的玩意儿,你们龙族就是这种择偶观?”

“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叶修也不转过头来看他,战矛挑起一只张牙舞爪的幼生期许德拉扔出去,然后矛尖变向又斩断一条向他们袭来的曼珊瑚蛇,这种微操他很擅长,也乐意用来解决日常里的小问题。

“走着无聊突然想起来就问一下,毕竟我以为你们龙族的择偶观是非公主不可,”叶修歪了歪头,苏沐秋的子弹从他肩膀上空擦过,命中了两米外偷偷蠕动的肉食藤蔓,“传说里都是这样写的。”

“你和沐橙还真是亲生兄妹,”叶修叹了叹气,细碎的光洒在他的脸上,“我还没和你仔细说过她第一次见我的经过吧?”

 

事情发生在强龙吊打地头蛇的三天前。

那是叫做叶修的龙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他穿过乱流横行的空间裂缝,身上难免挂点彩,庆幸的是降落的地方是一个普通城镇的教会学校的后花园,因为临近深夜所以也没有什么人,他念了个咒缩小了身体,待在灌木丛里养养精神打算在天亮之前离开,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幼年的人类女孩是那么精力旺盛,只是那一点点落地时的声响就引来了他所见到的第一个人类。

“你是传说中的龙吗?”那个小小的女孩子抱着童话书,叶修从那有些破旧的封面里大概猜到了内容,她的声音细细软软的,“可是龙不应该这么小……”她有些惊讶也有些兴奋,蹲下来看着他,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么一点对未知事物的害怕甚至还想要戳戳他。

“缩小了呀,”叶修一时想起了家里被偷了传送符和行李的弟弟,忍不住勾勾嘴角,他抬起爪子挥了挥,苏沐橙脑海里便听到了那种绚丽又复杂的声音,她说不出来是什么语言,但是却能够理解到意思,“我是龙啊,怕不怕?”

“那你是来带走公主打败勇士的吗?”小女孩摇头,然后又兴致勃勃地小声询问他。

他忍不住笑出声,人类居然和小时候听过的传说里一样对他们有着奇怪的既定印象,他问:“不是我被勇士打败吗?”

“我觉得传说不科学,”小姑娘掰着手指认认真真地和他说,“龙太强了,即使是传奇级别的职业者我觉得和真正的龙也有差距,亚种的龙又不算真正的龙,所以勇士怎么可能打败龙?”

“你说得很有道理,确实还是差得太远了。”

“那你是来抓公主的吗,”小姑娘的眼里有点遗憾,她睁大亮晶晶的眸子,“这里没有公主啊,我们王室已经好多年没有公主了,王子单传好几代了,听说这一代还是没有女孩子。”

“我也不知道啊,”龙有些苦恼地刨刨爪子,“也没有非公主不要的传统啊,我是听说觉得长得好看就行啊,那个公主大概是金色长发吧……”

“对哦龙喜欢金子,”苏沐橙握住拳头拍进手掌,顺着思路说下去,“大概就随便抢了,后来发现不是金子,又很麻烦,就还给勇士了吧?”

“你开阔了一种新思路……很有想象力很有说服力,”龙忍俊不禁,“但实际龙族还是很喜欢美人的,如果公主是个长发的金发矮矬穷大概也不会被抢?”

“果然还是美人只配强者拥有,”小姑娘满意地笑起来,“童话里都是这么说的。”

“这个想法很有趣啊。”

“你看,夜莺只给最美的玫瑰唱歌,公主不是嫁给王子就是嫁给勇者,小美人鱼也只喜欢王子而不是渔夫不是吗?显而易见的道理嘛。”

“无法反驳……”

“我哥哥也是个美人,你要不要拥有一下?”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呼一声,“这样以后我就可以说我有一条龙的当亲戚,很多年以后我的后代就会冠上什么龙的传人的称号成为新的传奇的主角,那不是太完美了吗?”

“我发现现在人类小女孩的脑洞比死灵术士的眼眶还深,真让人吃惊。”龙目瞪口呆。

“刚好我也有点想见哥哥啦,”苏沐橙眼里染上一点寂寞的意味,她蹲在龙的面前,手撑着脸颊,“哥哥忙着工作供我上学,好久都没来看我啦。”

“虽然我不是神灯,”龙慢慢地开始变大,在苏沐橙面前恢复身影,巨大的龙翼在深夜里张开,而这一切寂静无声,只有风吹起了花园里的百合花,苏沐橙捂着嘴看到龙的双翼开始挥舞,“可爱的苏沐橙的小小的愿望我还是可以实现的。”

“很抱歉看了一下你记忆里的你哥,”龙飞起来,月光开始慢慢从乌云背后洒下银辉,“虽然我不打算拥有他,但是带他来见见你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不是你对我进行疯狂的龙身攻击的理由,苏沐秋,对于一开始对你定位不准确我感到抱歉,”叶修狼狈地往大树后面跳,如雨般的子弹疯狂袭来,苏沐秋面无表情抬手换弹夹,硝烟从枪口冒出,“但是关于你女装的事情说漏给沐橙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那为什么喻文州也会知道。”

“可能是大眼说漏嘴了……诶诶等等苏沐秋!不要浪费子弹好吗……握草!”

“你还是去死吧,”苏沐秋笑起来,那笑容灿烂得像是春日里少女鬓角上盛放的铃兰欧石楠,他又从身后抽出一把新的散弹枪,“说不定老魏还能把你的尸体召唤出来当坐骑。”

“妈的最毒美人心!蛇蝎美人!见了鬼我当初才听了你的鬼话化成人形和你一起参加什么比赛!”

“很高兴听到你赞美我的外貌,我可还记得那时候你说我不是你的菜。”

“苏大大我错了!你真的是我心中最好看……妈蛋住手你打的是友军!”

 

3、

蝴蝶在胃里,振翅而翔。

作为一个优秀的职业者,毫无疑问要拥有明锐的五感,苏沐秋也不例外,放学后教堂钟声里孩子们嬉戏的欢快,步枪上膛时机械零件的摩擦,猎杀魔兽的血花飞溅,委托人把小袋的金币放在桌上对他露出斤斤计较的笑……

这些动态的画面在有着半精灵血统的苏沐秋的世界里像是被撒了寒冰粉一样,清晰而又易于捕捉。

可现在他感觉不太好。

一下,两下……一只,两只……像是有无数的蝴蝶一起在胃里破茧、振翅、翩跹起舞,鳞粉荧光烁烁,缀着微光在飘散,柔嫩而又轻盈的翅尖轻轻地拂过胃壁,蝴蝶扇动着翅膀,像要飞散,又像是要冲破一切。

Have Butterflies in the Stomach。

可这时候又那么安静,火焰里木材噼里啪啦地作响,光影里是龙的身影笼罩半个山洞,暗色的鳞片莹莹地泛着幽光,他看着那条龙带着笑意的眼神,那眼睛里像是流淌着琥珀又像是熔岩在燃烧,他像是被蛊惑般的想到,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屠龙呢,明明龙是那么强大且美丽的一种生物。

他想,光是遇到这条龙,就感觉自己赚翻了。

苏沐秋不想屠龙,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他非常在意稀有材料带来的收益,他斤斤计较到任务的每一个细节,在不少人看来他之所以答应这次猎龙是为了高昂的赏金,但这次真不是这样。

他喜欢钱,毫无疑问,他一直坚信钱可以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那大概是因为钱不够多,而这一次,他仅仅是想看看龙。

他一开始只是想要知道传说中的这种生物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就像所有死灵术士都追求成为巫妖。

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苏沐秋的愿望其实是成为一个博物学家而不是当神枪手,这和喜欢钱没有什么冲突甚至还可以互相促进,他喜欢这个世界的斑斓多彩也想去了解那些美好和神秘,他想了解一切,时间运转的规律,万物生长的韵律,这当包括龙。

但是现实不允许一个孤儿成为一个博物学家,为了活命和妹妹他只能让自己快速成长变强,钱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他们吃饱穿暖,让苏沐橙可以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去上学也可以买到更好的装备,成为赏金猎人毫无疑问是快的捷径。

这个工作并不会妨碍苏沐秋小小的梦想,他在工作里所遇所见有趣的事情他都会记下来,小城镇里的图书馆不能解答的问题他就暂时记住有机会再去更大的图书馆查阅,他喜欢钻研也喜欢探索,在不影响养家糊口的情况下他都会发展发展自己的爱好,而有时候还会给他带来新的商机。

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他抱着换来的旧书,脚步里难免带点轻快,就像哼着歌儿一样愉快。

做喜欢的事情怎么能算苦呢?

而龙这首关于梦的歌里,最神秘又最强大的,对苏沐秋有着毋庸置疑强大吸引力的唯一。

所以他现在被蛊惑了,仔细又近距离的观察让他陷得更深,那是远超书籍和传说里描绘的存在,龙甩甩尾巴,他忐忑不安,蝴蝶翅膀带起的气流勾得他心尖一颤一颤的。

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神秘,美丽和强大。

如果荣耀或者别的一些美好的词语有形象,那大概就是龙的样子。

于是他快到嘴边的话改变了,他望进那条龙的眼睛,有点赌咒发誓般的坚定带着他说不出来的心思:“那说不定,我会打败你的。”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会找到你所有的弱点,然后试着打败你。”

这话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苏沐秋有些绝望的想,可是如果不够强甚至连看着这条龙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人和龙的差距太大了,这点小事连他的妹妹都一清二楚。

可他说出这话的时候那么自然而然,就春天的柳条注定会抽出新芽。

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这条龙总是那么出人意料,就像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可以称得上是彬彬有礼的行为,它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赔礼,它抓住他却没有伤害他一丝一毫,它甚至还在笑,金色的熔岩里燃烧着安静的笑意。

“那就来试试吧。”低沉又轻快的声音,苏沐秋竟然听出了那一丝愉悦,但不会再惊讶。

龙这种生物从来没让他失望过,小时候承载着他所有的幻想,而如今,为他带来了一个崭新的、截然不同的世界。

果然是赚翻了,他想。

 

4、

“有人钟爱着一朵独一无二的、盛开在浩瀚星海里的花,那么当他抬头仰望繁星时,便会心满意足。”台上盛装的歌手忧郁又充满爱意地唱着,靡靡的咏叹调像飘进人的心底。

叶修手里握着一杯苏打水,他看似漫不经心地靠近舞台,在衣香鬓影间,敏捷又不失效率地穿梭着。

他跟着华美又迷离的调子低声哼唱。

“我心爱的花在哪里,在那颗遥远的星星上。”*

永远勾画着繁复蕾丝边的长裙,贪婪又暗哑的沉香味,不带一丝露水盛放到荼蘼的蔷薇,和冷冷的水晶灯投下虚幻的光影,贵族女子精致的发鬓和羽扇之后面具似的笑,一场上流社会的顶级的酒会没有一丝一毫值得叶修留恋的地方,他的脚步带了风,一切开始在他眼里化作虚无又黯然的画面,瞳孔里金色的熔岩开始流淌。

他眨眨眼,心想但愿王大眼的易容魔术不会被龙息轻易焚灭。

吉光片羽,这是他唯一的目的也是唯一的方向,而在这场酒会里,城堡的主人会拿出这件绝世的宝物,作为炫耀的资本。

而他志在必得。

苏沐秋失踪前最后要去的地方,是极地的风渊里,那地方深得像是看不到底,龙的身体素质让他可以跳得下去,却没有更多的能力再飞上来,凛冽的飓风夹着雪花,像最锐利的刀锋,切断造次之人的生路。而冰层深处里刻着凿不开的法阵封印了魔力的流动,极地的原住民把这里称作世界的尽头,那时候雪花落在叶修的睫毛上,被呼出的热气化成露珠摇摇欲坠。

而吉光片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可以用来安全通过风渊的道具。

他当然不觉得苏沐秋会死掉,一个扬言要打败他的人如果会这么轻易的葬身在不知名的地方那也是非常憋屈了,叶修觉得苏沐秋大概在风渊下想法设法地想爬上来,当然也相信叶修会找到办法把他弄出去,他们对彼此都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又坚定无比的信心。

苏沐秋信任他无可厚非,毕竟龙在他眼里一度是无所不能的神造之物,后来时间久了才知道,童年幻想的存在就是用来破灭的,不过这样精明又惜命的人总是把背后留给他,大方坦荡得不像苏沐秋,叶修自嘲地勾起嘴角。

叶修对苏沐秋也很有信心,源自一种奇怪的心态。

苏沐秋很强,天才这个词像是为他量身打造,叶修一向觉得人类很有趣,而苏沐秋毫无疑问是他眼里最有趣的那一个,第一次见面还是处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状态下的苏沐秋就勇于向他挑战,而这个人眼里的光芒像冰雪般透亮又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漂亮清秀的容颜上写满了年少轻狂,他说会打败他,于是叶修就莫名其妙的相信了这个可能性。

事实上也证明了叶修的话,如果不是因为掉进那个鬼地方,大概他们俩已经打败天下无敌手了,蛐蛐老韩蛐蛐双花根本不值一提,而胜负变得不那么重要。叶修吹吹口哨,灯熄灭了,一瞬间黑暗笼罩一切,尖叫声混着玻璃碎裂的声音,他辨认出了那个华服歌手的声线,又尖又利,不由得觉得可惜。

他不是小王子,而苏沐秋也不是花,他坚信即使苏沐秋真的变成花了那也是密林深处那种最艳丽又剧毒的食人花,没有人逃得出他的陷阱。

时间的流动开始变慢,所有人像是被撒了寒冰粉一样动作缓慢,叶修一如既往地避开一切向目标冲过去,他的夜视能力当然也不错,但是他更习惯于用他的精神来触碰世界。

找到了。

叶修在混乱中拿到了吉光片羽,晶莹的羽毛在他手中散发出柔和的光,他感受到羽毛的边缘细密绒毛般的纹理,不由得想起火光下苏沐秋纤长的睫毛微微向上翘,像是小小的刷子挠在心上,而他的视力一向很好。

其实苏沐秋长得还是非常对他的胃口的,他在心底心甘情愿地承认。

月光洒在花园,他隐匿身形,从最近的窗台翻出去,龙翼在被风卷起的花瓣中尽情舒展开来,追兵拿他无可奈何。

夜幕降临了,银河在薄薄的云后露出微光,他指尖有一抹橙红的颜色,而花还在遥远的星星上等着他。

“那现在龙要去抢他的公主了。”

fin-






*歌词来自《小王子》台词。

啊啊蜜汁快乐,我每次写都只写了一段导致最后画风不同,本来想送给对象,但是写得太差拿不出手了就算啦。

在我心里叶苏真的是非常浪漫的一个cp,你看他们都把彼此当做最强的,难道不是非常有一种直男的浪漫吗【你等等,感觉还能再戳我十年。

恶龙和公主当然是命中注定啦,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4-25 评论-44 热度-440 全职高手叶修苏沐秋修伞
 

评论(44)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