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叶王】两只刺猬

一个原著向国家队背景的叶王。

大概双向暗恋又没点明,想当心友但是没成功,在打算放飞魔术师的讨论时老叶把老王撩烦了,老王他烦死这种不搞何撩的调调了,生气,回房间和叶修摊牌了。

自娱自乐,刺猬法则梗扩写。




房间的窗帘被拉上了,只是漏进来点点淅淅的光,隔着空调几乎失去了夏天的应有的温度。

“叶修,你听过刺猬法则吗?”王杰希抬头问他,叶修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等到回答他又继续说下去。

“两只刺猬因为寒冷想要拥在一起,但是因为刺怎么也无法舒服地靠近,最后只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距离才能既获得温暖又不至于扎伤,”王杰希没有叹气,他的语气平铺直叙,“我想了很久,觉得也许我们两个就更适合这样。”

叶修看着他,他们总能明白彼此之间的一些小动作或者潜台词,他看见王杰希头顶的发旋在窗帘的缝隙里露出来的阳光里呈现出一种深棕的颜色,光束里有灰尘在跳跃飞舞,叶修漫无目的地想起一个遥远又陌生的词,大概叫丁达尔现象,但具体含义早就忘记了,这些都不是重点。他听到自己平稳的心跳,然后笑了起来。

“大眼,”他撑着膝盖和王杰希平时,放大的大小眼并没有吓到他也不会吓到他,也许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都无所谓了,叶修随意地发散思维又让自己集中,“首先,我们都不是刺猬。”

“可这有共通性。”

“没有。”

“叶修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没有,”叶修打断他的话,他盯着他,“你的例子也承认了,我们靠近总是在互相取暖的,虽然我觉得你这个例子糟糕透了,但是这一点总是不可否认的。”

“那又怎么样呢?”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地叹气了,他眼神里那种坚决地、像是磐石般的感情消散了,他的语气里甚至有些无奈,他闭闭眼又睁开,望进叶修的眼里,此时此刻他们的眼里只剩了彼此,王杰希几乎觉得讽刺。

褪开国家队领队的身份、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或者别的东西,到头来他的眼里还是只有叶修这个人,而叶修亦然。

“这种感觉其实是种很残忍的东西,叶修。”他继续说,但是他又说不下去了,他想说互相取暖又怎么样呢,再怎么了解又怎么样,相爱都不一定在一起更不要说这种是是而非的暧昧,而王杰希不喜欢这种暧昧。

他觉得他们两个心里大概都是把荣耀女神放在第一位,其次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比如微草,比如家,王杰希想他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叶修,就像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和公主谈恋爱只是个小副本,帚指天下才是男人的浪漫,这点上他俩半斤八两。

正是因为那么相似,所以才会互相吸引。

他明白这些,叶修比他更明白。

药丸,现在连心友都没法当了,他自暴自弃。

“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说什么喜欢才是放肆爱才是克制之类的三俗电影台词,”叶修把椅子拉过来坐在他对面和他平视,手肘撑在膝上,手指交叉抵着下巴,进攻性的动作,“我觉得你就是想太多了。”

他们视线交汇,光和尘埃都无法阻挡。

“那你喜欢我吗?”魔术师问。

实在是,很难想太少,他纵容叶修的所作所为,因为乐意因为饮鸩止渴;但又什么都不说,也许就像那个瞎扯的刺猬法则。

“……”叶修一时被突如其来的魔术师打法噎住了,他看到王杰希露出果不其然的表情,甚至带点苦笑,他掐掐指尖,伸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膝盖,王杰希又把目光转回到他身上,眼里古井无波。

“不喜欢,”叶修回答他,王杰希眨眨眼像是想要移开目光,然后他笑起来接着说,“我要是那么放肆的话早就直说了,可是哥很克制。”

于是这次换王杰希噎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他,叶修开始觉得自己的审美无药可救,竟然还会觉得这个人更可爱。

“王大眼同志,希望你可以矜持一点,收敛一下眼神啊,”叶修假装严肃地说,语气就像是在讨论什么战术,“刺猬才不会这么瞪人,克制,克制。”说到最后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克制干什么……”王杰希也跟着笑起来,这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去想什么法则道理了,开心是没法掩饰的,他不想再去想那些弯弯绕绕的,叶修握住了他的手而他毫不犹豫地回握过去,“刚刚会上谁说让我尽情放肆的。”

“你这是强词夺理啊大眼,”叶修的眉间皆是笑意,他拖拉着椅子向前靠,把头压到王杰希的肩窝里,国家队服的T恤触感无比熟悉,他闷闷地笑了两声,“我现在特别开心,真的。”

刺猬露出了它柔软的腹部,王杰希想。

于是他说:“那么就来互相伤害吧。”




感觉复健失败,想写他们两个有点针锋相对又势力相当的味道,虽然感觉想退休干部老夫老妻但也需要磨合,玩了《后会无期》的梗。

有机会扩写完ww哎管特么什么前提我就是要玩刺猬梗【???

自配bgm。

“两只刺猬,两只刺猬,搞起来,搞起来,

一只是个脸T,一个有着眼疾,真可爱,真可爱~”

【为了押韵,不要在意。】

2017-04-20 评论-7 热度-252 全职高手叶修王杰希叶王
 

评论(7)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