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苏沐秋中心】世界第一(上)

非常中二幻想的苏沐秋中心快穿流,一点点伞修。

来源于“车祸是穿越的开始”这样的梗,大概是觉得即使他俩分开了也只是会把彼此当做心底的努力然后向前走去,想写一个没有叶修的情况下苏沐秋独自战斗的故事。

ooc,自娱自乐,金手指不严谨。





苏沐秋现在这个虚无又明亮的无限的空间里,内心里甚是平静。
他记忆的最后一秒是撞向他的车和彻骨的疼痛,随后黑暗铺天盖地而来,再睁开眼便是这般状况……
毫无疑问,他肯定是小说男主。
“所以主神啊系统之类的怎么还不出现?”他感叹道,他划动手臂,还带着自然的温度和力度。
“来了,”神出现了,可是它只是一个金色的光球,在明亮的背景里并不明显,“你为什么会这么熟练?”
“你想要我的什么,都拿去吧,”苏沐秋显得很镇定,但是话里的中二气息很明显爆表了,“放我回去打荣耀,我妹妹还没成年,想要我的什么都拿去吧。”
“……你误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光球一瞬间被这种充满二次元气息的话震慑了,“毫无疑问你已经死了,而你也没有什么让我特别需要的。”
“那为什么我在这里?”一瞬间的难过和悲伤扼住了苏沐秋的心,他一瞬间愣住了,但又振作起来,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代表还有点回转余地,苏沐秋不想放弃任何机会,“不是特别需要就是还有点需要?”
“这不重要,”光球转移话题,“来做个游戏吧……”
“不想快穿不想做任务,如果不是复活就送我去投胎吧,”苏沐秋打断它,“顺便问一下你是谁?”
“哎,你们人类的小说真是……双刃剑,让我觉得好玩的同时又难免容易走上套路,”光球倒是不介意被打断,它语气有一点遗憾,“你就叫我……嗯……中二神吧。”
苏沐秋槽多无口,不过一向通透的他倒是很快就想通了话里的意思。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可以得到什么?”
“你就假装你成了快穿小说男主吧,苏沐秋,”神的声音淡淡的,“我给你十个世界十次机会。”
“先说报酬,我答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苏沐秋捏着手指,心里实际上有点紧张,他不知道小说里的主角在遇到这种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刻是什么心情,反正他心跳如擂鼓,却依旧要冷静下来和这位听起来有点不靠谱的神讨价还价。
神回答了他:“去成为世界第一吧。”
“哈???”
“这个要求很奇怪吗?”中二神的语气里有点疑惑,苏沐秋甚至可以想出如果有人形大概是一脸歪头疑惑,“你看我名字,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不如说是这就是像我这样的神才能提出来的要求。”
“什么意义称得上是世界第一,你这个范围太广阔也太宏大了,”苏沐秋认真地分析这话,“每个世界都要成为第一,我有多少次失败的机会?”
“唉你真的很聪明也很擅长找问题,”神感叹,随即它的语气里又染上莫名其妙的自豪,“不愧是我钦定的男主角,需要我给你后宫剧情加成吗?”
“不用了,你就回答我的问题就是了。”
“我没有想好……”神倒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但恭喜你获得了神宠,你很符合我的美学,人好看又聪明还中二,那么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你依旧不能就地复活。”
“获得中二之神的神宠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很值得骄傲的事情……然而这一切果然又是神的游戏,希望你不要坑我坑得太厉害。”苏沐秋坐下来,他有点心累,心里又带着点期待。 

复活意味着什么他再懂不过,即使那十个世界是刀山火海他也会毫不犹豫,这场神的小游戏里他要拼上一切去获得胜利。
“十个世界,在每个世界任选一个领域混到世界第一算你赢,”神一边想一边说,“你赢五次我就帮你复活,复活时间要看你什么时候结束这场游戏。”
“什么意思?”苏沐秋没有想通。
“不太容易解释清楚,我举个例吧,假如你运气好又日天第五个世界就赢了,你复活的日子就是你死后的第五年,十年是我给这个游戏定的期限,毕竟二次元很多什么十年之约,我很喜欢这个数字。”
“……好吧,”苏沐秋想了想也不是不能接受,能复活就很好了,叶修大概会照顾好沐橙,希望他可以带着嘉世赢到最后,既然还有机会再见,那就不应该畏缩不前,“如果失败了呢?”
“啊?”中二神一副你竟然不知道结果的样子,“你没看过快穿文吗,基本上就一般be结局,我也不想搞得太猎奇了但是如果你有兴趣……”
“没有,谢谢。” 

“不过我要补充一点,”神又兴奋起来,它一蹦一跳,“你的表现能不能愉悦我,是我在有时候会不会小小的网开一面的必要条件。”
“所以尽情地中二吧,苏沐秋,”神笑起来,“你满足我的中二美学我就满足你的愿望,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你不是最擅长这样的事情吗?”
“这一次我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太过计较就不符合你的中二观了,因为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苏沐秋站起来摆摆手,他走向神为他打开那扇非常低调奢华有内涵的贤者之门,“成交。”
他也笑起来,眉眼弯弯里带着锐不可当的战意。 

 

第一个世界 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第一个世界很简单,毕竟游戏要有新手村,”神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苏沐秋睁开眼睛看到这个和他一开始所处的世界差不多的车水马龙,“一个普通的,毫无新意的现实世界。”

“没有给点金手指吗?”苏沐秋活动着身体,伸伸懒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一个普通人家,看桌上的照片,他甚至还是个父母双全的独生子。

这可真是新奇体验,他思索着。

“这个简单的世界还不够金手指吗,你甚至连都市传说都遇不到的和平的三次元诶,”神的声音带着点无聊的意味,“把你的身体年龄调到16岁算不算,你还能高考一次,不仅门敞开着,还开了一落地窗。”

“那就这样吧,”苏沐秋开始融合关于设定的记忆,“既然还能高考,那就试试好好当个学生吧,毕竟我上次认真读书是什么时候我自己都记不住了,也算是圆个小梦咯。”

他想,那就读书读到这个世界的顶端吧。

窗外的阳光带着喧嚣在屋里铺下光影,细微的尘在空气里沉浮像是在舞动。

 

苏沐秋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开始认真读书,这一开始实在是太艰难了,他的基础知识早就被粉碎在了装备编辑器的角落,他们家的文化担当一向是苏沐橙。好在生在一个小康之家,父母的支持下也算是靠着补课补了个七七八八。

读书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像完美的押枪也需要不少的练习,更何况这个国家里基数庞大的学生,最后能混到世界第一这种要求的真是寥寥无几。

他得拼命。

苏沐秋很快戴上不算厚的黑框眼镜,书上的东西比攻略更难理解,他读书读得废寝忘食,知识灌进脑海,那个约定就像一个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时刻刻悬在头顶逼得他记住初心;又像吊在驴子前面的那根胡萝卜,算个缥缈的动力。

微黄的灯光给他的钢笔蒙上一层阴影,他在想,他越快完成任务,就可以越早见到沐橙和叶修,他恨不得一天掰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像是把这辈子或者上辈子的书都读了回来,努力得让这个身份设定下的母亲也不由得劝说他不要这么拼命。

拼得可不是命吗?他只是笑笑,说不要担心。

好在他聪明,快穿男主如果不天才一点是对不起主神的,很快他就以全校第一的身份考进了这个国家第一的物理学业。

换成之前的苏沐秋,大概即使打死他,也想不到他有一天会以诺贝尔奖为目标而奋斗。

可是他一时间想不到更好的方法,这些年他的世界都沉浸在游戏和养家糊口里,拥有了一个正常少年的身份反而不知道如何适应,好在还有时间,主神肯定不会允许他在“新手村”里就搞些歪门邪道,那就读书,做到一个专业的顶尖总比其他一些难以捉摸的目标来得有方向些。

物理是他分析了自己的长短处后选择的专业,比起文史方向的成就,诺贝尔物理学奖毫无疑问更加明确。

那就去成为世界第一吧,苏沐秋在签下一系列协议后,看着这个国家最高的科研机构想到。

他的运气很好,国家的经济发展起来后越来越重视科技发展,物理学自然也是也被重视,大型的物理研究机构和设备日新月异,环境很好,苏沐秋想这大概也算是金手指了,他有天分,拿得出成绩,脸好情商也不低,在一群埋头苦干的死宅科学家里也混得如鱼得水深受上司喜欢,可是苏沐秋还是不敢放松自己一分一秒,带着自己的研究组一路疯狂和实验厮杀。

时间过去快十年了,在神的调节下他的体感时间并没有感觉过去那么久,他绷得紧紧的,拼命地搞研究,有时候实在是没灵感了,他觉得累得慌,他会想想叶修。

噢,叶修。

这时候大概在打比赛吧,他卷起白大褂的袖子趴在桌上,报告上的字像蝌蚪一样在视线里游动。

那个世界里的自己确实是已经死了,那叶修有没有一个人在好好地打比赛?

一定是吧,他无声地笑起来,实验的灯映得他深棕色的头发流淌着光,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那个人追求荣耀,即使自己不在也不会因此停下脚步,他们熟知彼此都是这样的人。

去拿个冠军回来吧,叶修。

他又撑起来,推了推眼镜开始绞尽脑汁。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追求荣耀的脚步,没有。

 

最后宣布获奖的时候台下欢呼和掌声如潮而来,他在走神,他想,叶修一定也拿到了冠军。

可我也不输给你,他的脚步狡黠,推开了第二个世界的门。

 

第二个世界 成为国家炼金术师吧

 

苏沐秋拒绝了神要不要歇歇的美好提议,他还有点处于第一个世界里获得的成功的兴奋里。

要说内心古井无波是不可能的,拿了冠军叶修都会乐得多抽几根烟呢,苏沐秋这还是诺奖,起码得和叶修一起多抽几根烟互相侮辱一下彼此才能宣泄这种快乐。

可不能松懈,他暗地里握紧拳头,一鼓作气。

“年轻人就应该有这种挥斥方遒的气质呀,”神饶有兴趣地说,“恭喜你赢了第一个世界,但是我觉得有些不过瘾,让我们来换一个刺激一点的玩法吧。”

“欢迎来到钢之炼金术师的世界。”

“哈???”

“诶,没看过这个动画吗?”神疑惑,随即露出遗憾的眼神,“这可是我心里的神作之一,不过没看过也不要紧,你现在身临其境了。”

苏沐秋的内心受到了极大震撼,这对于一个在上个世界还信仰马列主义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太过激了一点。

“说真的,”他撑着额头感叹,他坐在充满中古风格的蒸汽火车上,鸣笛声伴随着逐渐接近的首都映进他的世界,“这比让我穿进荣耀里还让人震惊,我被新手村模糊了世界观,我竟然一时间忘了你的名字背后的含义。”

“可是我也没有给你设置很难啦,这个世界在我看来也就是个开胃菜,只是顺便提醒你,这是个开始。”

苏沐秋不想说话,他开始消化新的世界观,蒸汽朋克风格的火车站,像是还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世界,却又有着炼金术这样的神奇技术的世界。

还好不算太麻烦,炼金术和物理学一定可以融会贯通的,他这么想到。

只不过没有了诺贝尔奖这样的标志……

“那么这次怎么算搞定?”

“哎呀真是奸诈,当了几年科学家也没有让你变得书呆子一点,还是那么爱找漏洞,”笑意盈盈的声音,“你这么问岂不是让我变成了发布任务的NPC?这是扼杀游戏性啊,我不需要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你自己去找方向吧,达到了我会开下一扇门。”

“真是恶劣。”

“谁说不是呢?”

 

出人意料的是苏沐秋没有成为炼金术师。

他成了一个政客,生生把神心里的那出寻找真相的热血冒险演成纸牌屋,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爬,脚下是无数人的血泪或一些人的尸骨,他在借刀杀人后崩溃过,他被人污蔑过,他不如叶修心思缜密,缺乏经验,不够谨慎而被流放到冰天雪地的北方要塞,但最后又重新站起来,一梯一梯地朝着这个国家最高的位置走去。

苏沐秋想,这里的战场悄无声息又血流成河,他的子弹从暗处飞向四方,但是再也没有一个锐不可当的战斗法师提着一杆却邪为他杀开一条康庄大道了。

他的心里没有所谓的造福人民之类的崇高理念,他的目标至始至终只有一个,这中间需要舍弃的需要背叛的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做,他抓住那些机会和漏洞,脚下是万丈深渊。

苏沐秋其实是个很冷情的人,从小到大的人情冷暖让他认清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叶修调侃过他太现实了,但这都无关紧要,因为世界在他的眼里就是这样的。你有价值才会有出路,神和他的交易是这个意思,和陶轩的合约是这个意思在里面,热爱荣耀和赚钱这两件事并不需要分道扬镳,这些血腥黑暗的修罗场也是这些意思,他只想往上爬,因为顶端才能看到一点微光,他可以活下去的微光。

他当然有那么一点热血和温柔,谁没有一点肆意和情怀呢。十五岁的时候他有,所以会把饭分给素不相识的叶修会为游戏热血上头,十八岁的时候也有,所以会为荣耀联赛充满向往即使他深知这条路看似荣光实则坎坷。

但是现在的苏沐秋必须把这些柔软都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军服硬挺得像是北方要塞坚不可摧的城墙。他有时候会在想自己是不是选了一条更难的路,关于成为一个顶尖的炼金术师他也有自己的规划,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和神的交易其实也是一场游戏,就像在开一个新副本,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小怪会怎么攻击最后的boss又是什么招式,这个过程对苏沐秋来说其实也是有趣的,反正总要去做,为什么不搞一票有趣点的,他脑子里总是有那么多奇思妙想。

有时候撑不住了他会想想沐橙,他尚且还年幼的妹妹还需要人保护,叶修一个人太辛苦,但大概他也不会轻言放弃,他们都走在追逐荣耀的路上,年轻就是任性的资本。

如今选择的这条路很难,血腥染了他的白手套,但是他依然会继续前进。

为了复活这个目标,他可以不择手段。

他目前为止的人生里只有叶修一个意外,把叶修捡回家大概是他做过的最大胆又最放肆的赌博了,输了大概他会坚持他这点理念一条路走到死变得更人情世故,但是赢了好像也没什么好处,但家里多了个叶修并不是什么坏事,起码现在的苏沐橙不会再孤苦无依,他也是。

你看看,你是我人生目前为止最大的风险投资了,一定要再拿个冠军不要让我血本无归啊。

他理了理军装的领子,熟练地把子弹填进弹夹,门外的属下等待着他的一声令下。

 

“你真是让我意外,真的,”神的语气里听不出悲欢离合“我以为你会……大概就像上个世界那样,但是你没有,按照之前的经验来不是更容易?”

“那岂不是太无聊了?”苏沐秋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前线的战报放在他的手边,他已经不在意上面书写了什么,结果是千百次计算中的注定,即使有意外也不需要他来补救了,“征服世界也是一种世界第一嘛,不仅是你,对我而言这也是一场游戏。”

他扯下手套,慢条斯理地敲着桌子,压桌玻璃下是地图,这个国家的版图比起苏沐秋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扩大了两倍:“这也算是在享受游戏,不过大概你更愿意看到一个身负黑暗的炼金术师心中始终心怀希望最后拯救药丸政府的故事,很抱歉没有成为这样的主角。”

“那当然很有趣,”金色的光球在书桌上跳了跳,“不过这一次你的胜利同样让我惊艳,恭喜你又赢了。”

“去下一个世界吧。”

 

第三个世界 为了蓝色又清净的世界

 

“所以这次我要开高达?”即使已经走上过两次人生巅峰的苏沐秋依旧被新的世界观震慑了,科幻的近未来带来极强的视觉上的冲击,巨大的机甲屹立在大地上,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战舰带着咆哮的引擎声呼啸而过。

“终于遇到一个你听过的了,”神的语气里有嫌弃,“我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世界观会比较好,干脆挑个老生常谈的。”

“有没有给我开个什么最强调整者的小礼包啊?实在不行什么官二代的贵公子身份也可以。”

“没有,”神轻松地说,“这次加大了难度,免得你玩得太轻松,你什么都不是,你就是一普通自然人。”

苏沐秋想,怕不是药丸,这身份连高达都开不动,那不是妥妥的战场人棍,被削的那个。

 

他想了很久,上个世界那阴谋不断的潮湿气息还笼罩在他的思维里,他考虑过继续从政这条路,但是这个世界的政局实在是太动荡了,站在任何一方都很难混出头,而且过于官僚主义和裙带关系的情况下想要上位也不太容易,他开始换个思路思考。

开高达已经被否决了,自然人如果没有适合的os很容易把人形机甲开得像尬舞,苏沐秋没有这个金刚钻就不揽这个瓷器活了。科学家的路子他又不愿意再走一次,一开始他就搞出了却邪千机伞,这个世界里他对武器开发提不起兴致。

他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有点累,上个世界的成功背后是无数的殚精竭虑,熬夜里那种不休不眠的推理带给他后知后觉的疲惫,放松下来才深受其害。想来其实叶修搞不好才是真正的起点男主,操作、意识和战术一个不少,少年天才,家庭背景深不可测,细想一下还真是龙傲天标配。

好吧,叶良辰。

他在街头发着传单,找一些零碎的工作糊口,充满热带气息的海风带着海洋的味道,行人神色轻松,他叹叹气,庆幸自己投在中立国,还算过得安稳。

战争当然是要来的,这一次的金手指算是半个剧透。

但是苏沐秋不急,他悠哉悠哉地放松自己,学一些简单的技能,做一些之前想都不会想的事情,比如学吉他。

暖饱思淫欲,虽然他不想那些黄色废料,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说了,只有满足了生理和安全上的需求人才会追求一些精神上的满足,苏沐秋也不例外。

他在一天的工作后溜达回自己的住所——廉租房,星星在低纬度的天空显得格外明亮,他哼着歌往回走,看到一家琴行在清仓售卖,思索了一下,他在意识里呼唤了中二的那位神,神对他这段时间的无所事事十分不满,日常废萌的故事不是它的口味。

“我复活的时候是什么身体状态?”

“这么肯定啊,年轻人你很猖狂啊,”神不满地哼哼,“我还没想好要看你的表现,反正目前为止你每个世界的身体都是重置的。”

苏沐秋哼哼地说了谢谢,朝着甩卖的吉他走去。

“哇哦,”神顿了顿,摸透了他的想法,“我该怎么评价你呢……真是太有趣了,你的心里竟然还没有放弃荣耀这个游戏吗?”

“为什么要放弃?”苏沐秋挑挑拣拣,选了一把趁手的,去付钱,“就像你不会放弃中二一样,我总有一天站在那个赛场上的。”

“所以你刚刚实在担心弹吉他带来的茧会影响你的手,”神带着点惊叹,“这样吧,如果你能赢到最后,你在这些世界里身体受到的负面影响不会带到复活后。”

苏沐秋弯弯嘴角,黄昏的夕光下他像一棵挺拔的雪松,远山如黛,秋波沉沉。

 

他又赢了。

饶是苏沐秋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成为世界第一。

他竟成了一个偶像……

那天带了把吉他回家后,他自学成才,有时候去教小孩子,有时候在街头卖唱,路过的星探被他的歌声吸引,再仔细一看更是被那样的美貌惊艳得说不话来,苏家兄妹一向好看,连叶修时不时都会担心他们俩会被不轨之人拐卖。

有时候不打游戏了,叶修撑着头斜斜地睨他几眼,就开始长吁短叹:“苏大大这么好看还玩什么游戏啊,快成为偶像拯救这个药丸的家吧?”

苏沐秋懒得和他计较,只是睇出一个肃杀的秋波。

叶修就会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倒在床上:“哎呀呀不得了了,美人抛媚眼给我了。”

苏沐秋一脚踹过去。

 

星探说他的声音里带着一种冷静又安稳的力量,上台也完全不惊慌,这样的表现在乱世里显得格外可贵,人们会因为他的歌声而平静思考。

接着苏沐秋就想,要不要成为一个打着歌手幌子的间谍,这样利用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成为情报界的扛把子。

事情的变化总是快过计划,和他安静的歌声完全不一样的是,苏沐秋一夜爆红了,他的歌声传遍了半个地球,甚至传到了远在宇宙的殖民卫星里。

握草,居然走的是拉克丝路线?

他愣愣地又签下一张海报,心里觉得又好笑又无奈,人们把他称为天籁之音,接下来他要去殖民卫星开演唱会,把和平的声音传递到更多的地方……

不让我开高达当男主就算了,妈蛋,居然让我走女主路线,这世道也太残忍了吧。

他沉思,要不要像拉克丝那样最后走上政治路线,但是万万没想到,接踵而至的通告、表演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琢磨这些事情,最后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就达成了通关条件。

“我不想说话,你让我静静。”

“联盟的萧敬腾,荣耀的王力宏,起床了,该去下一个世界了,”神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差两个女主你就可以把高达演成超时空要塞,苏沐秋你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滚吧您。”

“要不要下个世界当个什么男校生,为了拯救药丸的学校,苏沐秋带领小伙伴站了出来成为偶像。”

“你真的很有创意哈哈哈,这次虽然废萌了一点,但是胜在神转折,给你一个小奖励吧。”

“哦?”

“一听奖励你就回神,差评。”

“说完去下个世界了,这个世界就当做黑历史永远的封存吧。”

“想知道你妹妹和叶修怎么样了吗,”神慢吞吞地说,刻意卖着关子,苏沐秋的眼神一下严肃起来,“你猜猜?”

“惨败到被陶哥卖掉?我妹成功考上大学?”苏沐秋想了半天憋出一句。

“一个坏消息,你妹妹没考上大学。”

“握草叶修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监督沐橙学习啊!”苏沐秋一惊,随机咬牙切齿,“还有呢?”

“好消息就是,叶修三连冠,你妹下赛季出道,用沐雨橙风。”

“……卧槽。”苏沐秋沉默了,表演结束后的眼妆还没有卸掉,金色的眼线勾勒出他一池波澜,他因为弹其他而变得有些粗粝的指尖轻轻地敲击着膝盖,他抬起头来说:“那也不错,沐橙开心就好。”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我希望她自由自在过得开心,不管干什么都好。

但是苏沐橙注定不会如他所想的那般肆意,他在这个世界还在为活下去拼搏,但是对于那个世界的苏沐橙和叶修来说他却是真真实实地不在了,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苏沐橙做出这个决定,叶修大概也不知道,但是他们总归是会支持她的。

只是由衷希望她是觉得荣耀有趣才做了这么个决定,他心底的疲惫和满足一齐上涌,海潮上涌又退却,留下一地细碎的泡沫。

神看着他沉默,感到有些无趣,推着他向下一个世界走去。

他不想在神面前表现出太多的情绪,可此时此刻他想起另一个消息,嘴角又忍不住扬起弧度。

叶修,我们打成平手了。






tb也许会有c

2017-03-28 评论-77 热度-256 全职高手苏沐秋伞修

评论(77)

热度(256)

  1. 媤维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说要有光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