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舰R】Something about my admiral(3)

接2,第三人称写声望毕业的那天。



风吹过长长的走廊,带着微咸的海的气息扬起了广场上的旗帜,喷泉撒落晶莹的水珠,隔着远远的就能听见大青花鱼的笑声。

是海边小镇最好的天气,阳光正足,暖洋洋地让人不想离开。

而她们这一届的舰娘,也到了毕业的时候了。

对于有的舰娘来说,毕业意味着终于到来的自由和日思夜想的提督。对于每一个刚毕业舰娘来说,提督将会是她们接下来人生里最重要的一部分,她们的荣耀也是提督的勋章,而舰娘和提督之间的羁畔则密不可分。

对于声望来说,也是这样。

她在广场中间,漫无目的地走着。

看着那个一直非常优秀又有些严肃的德国提督红着脸朝俾斯麦伸出手,提尔比茨站在她可恶的姐姐背后带着揶揄的笑。

会姐妹花双飞吗?她歪着头想。

后方传来一句带着紧张和战栗的告白“我愿意给你泡一辈子红茶!胡德酱愿意成为我的旗舰吗?”,她转过头去,看到胡德殿下绯红了脸伸出手回应了那个傻乎乎的美国佬。

美国佬你最好对殿下好一点,不然你就等着吃17炮吧。

列克星敦姐妹居然分开了,姐姐跟着一个帅气的英国女提督,妹妹则和威尔士亲王殿下还有自家妹妹一起加入了一个中国提督的舰队。

哎呀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修罗场,她有些没良心地这么想。

这一路上她看着头顶飘飞的彩带和旗帜,阳光漏进眼底,军校教学楼刷白的墙和尖尖的钟楼,她拒绝了所有向她发出邀请的提督,即使其中有几位是她曾经考虑过的优秀的符合她一直以来标准的。

也不知道到底在坚持什么,她苦笑。

风带着点海腥味,也带着夏天的清甜,提督们洁白的制服和闪亮的勋章,今天过后他们都将会走上战场,有的人会与炮火一起长眠在寂静又黑暗的深海,也有的人会带着功勋和伤痕归来,明明应该是展望未来或者伤感离别的时候,声望却在这个时候又想起了实验楼里那个漂亮至极的东方小美人。

老实说声望这些年也不是没有想起过小美人,那场相遇至今看起来像是下场怪诞又华丽的梦境,如烟的茶香和宽袍大袖的美人,和被老师赞不绝口的穿甲弹合在一起就是她这些年的执念。

其实到现在她都快想不起小美人的模样了,只是隐隐约约留了个轮廓,像是雾里森林深处绝美的湖泊,带着水汽弥漫留在记忆的角落。

她想再见他一面,就想再补上一句谢谢。

这么说可能有些矫情,也许那个人也并不需要,但是她就想这么做,为那一杯茶和穿甲弹的感谢。

她抬头眯着眼看着头顶飞扬的旗帜和湛蓝的天空,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之间居然又走到了实验楼,声望看着这栋不高的建筑,想起它里面扑所迷离的构造,最后一次抬脚走了进去。

执念,真是执念。

她抚着额,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

楼道里没有一个人,她的脚步声回荡在刷着绿漆的走廊上,她慢慢地走上三楼,朝着记忆里那个模糊不清的实验室走去。

就当是再做个告别。

声望这么说服自己。

走廊上堆着钢板堆着空弹壳,这一层武器开发实验室她已经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下一个拐角过去是火药库和爆破实验室,再过去是投弹器开发办公室……

她扶着有些漆裂的灰白的墙壁,阳光从高处的窗口里落下来,灰尘在空中跳着缠绵的舞,隐隐约约传来外面广场上的说笑声,她推开门,闻到了熟悉又陌生的茶香。

她呆住了,愣在门口,手还维持着推开门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仿佛生怕一丝声响就会打碎这不可思议的梦境。

青衣的男孩子动作优雅地泡着茶,茶水的热气婷婷袅袅地升入空中,像是穿越了漫长时光,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实验室里,铺展开来。

她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舍不得出声打破这梦,最后却又随着茶香沉静下来,看着他将茶水倒入杯中,推向自己。

她捧起那杯茶,坐在实验桌对面和他一起慢慢喝完。茶水清苦,却又带着回甜。

男孩子抬头看着她,眼眸是类黑的深棕色。他慢条斯理地倒茶,唤了一声:“Renown.”像是疑问,却又带着肯定。

“嗯。”她点点头。

“穿甲弹好用吗?”这一次他没在用英文,仿佛笃定她能听懂似的,慢悠悠地问她,一边给她斟满茶。

“好用。”她听懂了,然后用并不熟练的中文回答。

“那就好。”

声望安静地看着小美人,现在小美人也长大了,虽然不能说是大美人,但是比起以前那种不分性别的美显得更加英气。

当然,还是很好看,她在心里补充。

“还在用17炮?”美人问她,一边在一张图纸上勾勾画画,语气仿佛有些嫌弃。

“是的。”她盯着他看,像是要确认这是不是个梦似的。

“别这么盯着我……”美人的语气里有些无奈,“等一会儿吧。”

“好……pardon?”等等,小美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美人站起来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转过身去开始捣鼓起了什么。

她愣在那里,看着美人挺拔清俊的背影,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学学中文,一定是他们之间哪里交流出了错。

她想问问他到底等什么,可是又不忍心打断他,从背后看,小美人在认真做着什么,鸦羽般的长发被白色的发带随意地扎起来,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真漂亮啊……

等等,声望你快打住,在想什么呢。

但那颗埋在心底深处的种子又钻了出来,仿佛应着今天灿烂的阳光,生根发芽,破土而出。

有种冲动扼住了她的心,她想她快压不住那颗种子长出来的参天大树了,那树遮天蔽日,心里仿佛就只剩了这个念头。

她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他的身边,美人抬眸看她,用眼神询问怎么了。

“如果可以,”她认真地看着他,眼里带着不自觉的紧张和期盼,“您愿意成为我的提督吗?”

她咽了咽口水,心像是提到了嗓子口,这辈子潇洒如她很少这么紧张,手指捏着裙边,甚至有些害怕听到答案。

她突然又有些后悔,提出这么唐突的要求大概也会让小美人困扰吧?更何况并不知道小美人到底是不是提督,提出这种要求大概也不会被答应吧,这样反而弄的那么尴尬……

果然还是和他说自己刚刚开玩笑的吧,不过一般人都不会……

“好。”还在她想东想西的时候,清冷干脆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她猛的抬头看向他,他只是点点头,然后摸了摸她的头,“等一会儿就好了,主炮组装稍微费点功夫。”

“诶?”

“给你的新主炮,一会儿就好了。”他又耐心地解释了一次。

“您为什么要送我?”

“遇到了。”

“穿甲弹也是因为我刚好遇到您所以送给我吗?”

“嗯。”

“……”

“顾辞。”

“啊……啊?”

“我的名字……Renown你应该补补中文了。”

声望想,大概在她那一成不变没有起伏的人生里,遇到顾辞,就已经是最大最美好的意外了。







提督和声望的第二次见面√

其实小美人压根就不是提督,小美人是科学家,也可以说是舰装开发的武器设计师,有点像苍蓝里的天才儿童的萝莉,专门开发舰装,来学校也只是刚好过来用实验室,只是被声望遇到了。

第一次是开发途中,无聊用边角料做了九一穿甲弹成品,他看到声望只有一个17主炮和小副炮就送给她了。

第二次再来是在这边开发MK6,其实来了好几天了,马上就要出成品了,声望刚好遇上了最后一天,这时候长大的美人已经看不上17炮了,觉得声望的舰装真可怜这么几年都没更新【……】,就决定把快要做出来的mk6送给她。

他只是觉得声望的异色瞳特别像原来看到过的波斯猫,软软小小的,如果没有厉害一点的主炮和炮弹一定不能在战场上活下去,不如送她舰装。

顾辞压根就把这时候的声望当柔柔软软的小猫看,如果他当声望是女人的话,压根不会理她。

然而非洲人都知道,战神除了异色瞳,和软猫没有任何关系。

可以说是,他因为声望才当了提督。

2015-10-07 评论-5 热度-4 声望写着自娱自乐战舰少女R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