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药乱】琐事

日常琐事,双箭头,我就喜欢看宠着乱的药研。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新的时代开启之后,审神者从政府那里得知太刀大太在那里被削弱而短刀被强化,在好几次审神者聚会之后看到其他的审神者在新时代的见闻之后,家里这位也下定决心带着短刀去京都市中。

然而家里的短刀因为出阵机会太少,所以审神者打算带着他们先在已经熟悉一下战斗再去情况不明的市中。

那天陪着难得出阵的五虎退和爱染一起去的有乱,京都的敌人很强,而他们的队伍有略弱,一度情况危急,看得审神者吓得跳脚。

最后乱出手一刀带走了对面那把枪,这让审神者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回到本丸的时候审神者情不自禁地感叹:“乱虽然看起来像女孩子,但是比很多男孩子要可靠的多呀。”

说罢转身去查看打刀们的远征状况,丝毫不知道这句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撇开内心崩溃的一直念叨着“乱酱怎么可能不是女孩子”泪眼汪汪的浦岛弟弟不说,粟田口家短刀的反应也各不相同。

平野:“总有那么多瞎。”

前田:“侦查喂满还瞎。”

秋田:“乱哥很可爱啊。”

厚:“这些很重要吗?”

五虎退:“乱哥……很厉害。”

至于药研,他还在手入室帮忙,并没有在现场。

“说实话,”平野摸摸下巴,“看浦岛君那个样子我简直怀疑这个本丸里还有很多人以为乱是女孩子。”

“我也觉得。”厚点点头。

“那有什么不好~”乱撇嘴,他现在倒有些遗憾不能继续逗浦岛了,也不知道蜂须贺看到浦岛那样子会不会去找一期哥算账。

管他了,药研总会给他挡着。


大概是身为短刀比较闲,他们几个又陆陆续续地问了不少刀对乱的看法,鹤丸说很有惊喜,太郎想了想说和弟弟一样好看,烛台切说很可爱啊,狮子王说爷爷当年也喜欢可爱的女孩子,莺丸则捧着茶杯说原来也想给大包平穿女装但是被拒绝了……

一期哥则总是会说我的弟弟当然是最棒的。

乱看着他们跑来跑去,五虎退抱着老虎应接不暇,他抱起一只老虎,慢慢地给它顺毛。

厚总结说:“明瞎参半。”

乱觉得他总结的很有道理。


后来到了晚上要就寝的时间,短刀们嬉嬉闹闹地准备睡觉了,药研也结束了他的工作回了寝室,坐在榻榻米旁边准备休息。

“对了,还没有问药研哥,”这时候秋田转过头来看着准备睡觉的药研,他软软地笑着,“药研哥觉得乱是怎样的人?”

药研停下掀开被子的动作,默默地听完了提问,随即他钻进被子,看了眼旁边裹成一团应该是睡着了的乱。

他的睡相倒是一直都不怎么样,药研顺手给他拉被子的时候这样想。

“乱就是乱,怎么样都很好。”

药研轻声回答。

被团子极微地颤了颤,在五虎退关掉的床头灯里谁也没看到。

药研闭上眼,柔软的枕头带着阳光晒过的气息。

被子被突然掀开又合拢,温暖的身体钻到怀里,软软的发丝挠着脖子有些痒痒的。

药研凭借着轮廓顺了顺那还略带水汽的长发,他在黑暗里无声地勾了勾嘴角,拉起对方的手,在手心写下一串字。

“又不擦干,小心头疼。”

“不擦就不擦。”对方甩头表示了拒绝,头发弄得乱糟糟的。

“我知道了。”他又写下,对方不知是恼还是羞地甩开了他的手,悄无声息地又滚了回去,被子恢复原样,把短刀速静快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

药研看着对面又重新裹好的团子,哑然失笑,庆幸他俩睡在边上,这么大的动作也没惊醒谁。

走廊上的小灯的光透过纸门模糊了一切,药研看着微光里洁白的被子漏出几丝长发,闭着眼也知道是明亮的粉橙色。

他当然不会不知道乱在想些什么,今天的事情也听来手入的清光说了。说起来他也乐意陪着对方胡闹,不过在他眼里这算不上什么胡闹。

药研伸出手去,准确无误地在被子下面拉住对方的手,不如说对方压根就没打算藏。

“别闹了,下次我帮你擦。”药研极有耐心地一字一句地写到。

“好。”对方又突然温顺了起来,老老实实地回复之后就又没了动静。

药研有些累,任对方还拉着手也就迷迷糊糊地快要入睡,这时候手掌心又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是乱的指尖。

“我也觉得我很好。”

那是当然了,药研睡着之前想到。



漂亮的男孩子撒娇的时候当然要人宠着。


2015-05-22 评论-6 热度-91 刀剑乱舞药乱药研藤四郎乱藤四郎

评论(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