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药乱药】有药可医

苏苏药哥和乱哥,乱→药,有ooc,日常琐碎,有私设,水泡梗来自乱的内番台词。

520快乐呀我最喜欢的这对cp~



本丸里面很长一段时间里,粟田口家的刀都不曾凑齐,厚也不来,一期哥也不来,虽然本丸的刀很多,但是乱总觉得差了什么。

那天下午乱趴在长长的走廊边上,微亮的光透过树叶漏下来,星星点点地撒的到处都是,他伸出手指半遮住眼,嘴里念叨。

“无聊死了无聊死了~都没人陪人家乱舞!”

这样的抱怨类似于审神者每天例行的话语,比如什么“啊啊啊今天又是130……”“为什么又沟了……”或者“我要新刀啊啊啊!”之类的日常抱怨,忠犬似长谷部大抵还会去安慰安慰主上说点下次定会带回新刀,像是从一开始就跟着主上的烛台切先生或者山姥切先生也就拍拍她的头,然后拉上主上再次出阵去了。

这时候正是第一部队出阵,而他们这些短刀留守在本丸的时候。

“乱不是被安排了佃当番吗?”突然有阴影覆上,白色大褂的一角飘入眼中,“已经做完了?”

听起来像是质问的话语,却带着默许又宠溺的语气。

如果药研的无可奈何也能算得上是宠溺的话,平野曾经这样吐槽过乱的撒娇。

“做~完~了!”乱起身看着抱着一沓医书的药研,黑框眼镜背后是微微眯着的浅紫的眸子,眼里带着点无可奈何。

乱向他伸出手,歪着头看他:“起水泡了呀。”纤细的手指上有米粒大的水泡。

药研垂眸看了看他的手:”痛?“

”当然痛啦!“

然后乱目瞪口呆地就看着药研转身走了,白大褂衣抉飘飘,带着极浅的药香拂过鼻尖,像是草药晒干后散发的淡淡的香气。

卧槽这个人怎么能把抛弃姐妹这件事也做的那么好看呢?

乱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点都没出息地想。

庭院里路过前田看着他,拐了拐旁边的哥哥:”总觉得乱哥像痴汉似的无药可救了。“

”才不呢,“平野拉着弟弟的手往前走去,”他只是吃不到药而已。“


乱坐在走廊边上,靠着柱子,脚一晃一晃的。

其实小水泡只是不小心磨到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说痛也不痛,就是在手指上时不时能感觉到,反复地提醒它的存在。

就像药研之于他。

他伸出手,阳光从指间楼下来,手指纤长白皙,小小的水泡在指腹上莹润着光,忽略痛感,乱甚至觉得小小的水泡有点可爱。

肯定是被晒晕了。

肯定是没吃药。

管他什么鬼!反正药研转身走了。

这个事实和认真让乱有点不开心……

其实很不开心。

再怎么说也是一家的吧,爱呢!亲情呢!

他胡思乱想着,又想起他和药研以付丧神身份刚刚见面的时候。

都是最早来到审神者身边的刀,那时候刀很少,作为短刀也能参加的第一部队出阵。

乱和药研都是。

那时候乱还没什么想法,突然有一天看着药研穿着白大褂从手入室探出头来说,乱,快来手入。

黑框眼镜有些下滑,药研推了推,然后抬眼看着乱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叹了叹气,走过去轻轻拉着乱还完好无损的另一只手进了手入室,然后开始给他手入。

旁边的平野勾勾嘴角,没有说话。

粟田口全家都是军装制服,这倒不是说藤四郎吉光也是制服控,他活着的时候并没有这些,但这不代表这一家子里没有制服控。

作为家里唯一的乱刃刀,不知道为何对这种规规矩矩的制服格外喜欢的乱自然是被同为白大褂的制服秒杀了。

”平野,“那天之后乱很认真地和作为观众的平野分享了自己的感受,”那白大褂,我觉得我能玩一年。“

”乱啊,“平野安静地从书里抬头起来看他,顺便给旁边睡得不安稳的前田扯了扯被子,轻声说道,”有病没药,你简直前途迷茫。“

”那我就去把药弄到手!“


然而至于有病吃药这件事,是乱至今没有实现的梦想。

药研不止是白大褂好腿好制服好,双手持刀也好,会医术也好,人很可靠也很好,反正乱不觉得药研哪里不好。

你那是情刀眼里出西施吧,平野嫌弃他。

乱无所谓地耸肩,说我开心就好~

他们从一队退下了,家里的一队从一把太刀到五把太刀再到有了大太刀,一期哥和厚没来, 他也没能有点什么进展。

对此平野觉得很正常,而前田很同情他。

这兄弟不能玩了!乱想。

傻了吧孩子,你也是他们的兄弟。

药研很忙,到了减肥……检非使出现之后每天手入室都刀满为患,药研忙不过来,一期一振还没来,家里的短刀也是药研在照顾,平时的交流也不多。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日子就这么云淡风轻地过着,说起来药研对他们都很好,审神者称赞说是感觉比别人家的一期还可靠,药研笑笑说毕竟自己是在战场上长大的。

药研对他们都很好,可是乱希望要是能再好一点就好了。

平野说你这像是家里来了小弟弟希望重新抢回爹妈的爱的长子。

前田说哥哥你说错了,乱明明一开始就是捡来的。

乱气炸了,但是他打不过等级比他高的平野,平野是审神者目前唯一的稀有刀,是家里短刀里等级最高的一把。

这是怎么样一个刀吃刀的本丸,乱愤愤不平。


乱还在看着手指出神,想着这些平淡无奇的事,突然就被带着黑手套的手遮住了眼睛。

”一直盯着太阳看,“这声音带着点暖意,”不怕晒到眼睛吗?手入室可不能治好眼睛哦。“

”你回来干嘛。“乱有点吃惊,随即抓住他的手,转过头来看着药研,药研手里拿着一瓶酒精,微微弯腰和他平时。

”之前手里没有酒精,去手入室拿了。“药研就着彼此拉住的手在他旁边坐下来,拿过乱那只有水泡的手,准备给他抹酒精。

”你不是随身带碘酒的吗,也可以消毒啊?“酒精挥发带走热量,指腹凉凉的。

药研没说话,只是安静又熟练地消毒,上药,他的动作小心又仔细,垂着眸子,长睫在眼下留下蝶翼样的阴影。

对于乱来说,这比什么药都管用。

最后药研用绷带扎了个小小的蝴蝶结。

”注意别弄掉了,“药研拍拍他的手背,”至于不用碘酒嘛……“

他笑起来,难得带着点孩子气。

”乱的手那么好看,“他虚握住那只刚刚包扎好的手,指尖在阳光下像是半透明,”碘酒弄得黄黄的可不好。“

乱愣了愣,然后也笑起来,他歪头靠在药研的肩上,长长的橙发垂落下来,软软的,像是混合了中药的香气。

“佃当番累死了~”

“那下次和大将说一声,我来陪你?”

“嗯,下次我们一起出阵嘛,据说新的时代是我们短刀的主战场~”

“好,要注意别受伤了。”

“当然,我会保护你的哦~”

“那就拜托乱了。”



私设了双胞胎AB和乱关系不错,特别是平野,我家的平野超级可靠

虽然短刀在审神者面前都是小忠犬的模样但是想必下面也是有各自不一样的性格和爱好。

乱哥有点少女了,我总是把他打成她……这让我有点悲伤。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