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安雷】Real(12-13)

凹凸世界,安迷修x雷狮,哨向au,有一点不明显的瑞金。

1-5

6-7

8-9

10-11






12、

“虽然你这份报告写得非常标准,从作业的角度来看几乎可以拿最高分,”教授敲了敲桌子,安迷修的实验报告在他的手下颤巍巍地抖了一抖,“但是……”他顿了顿,抬头看向规规矩矩站在教桌旁的安迷修,年轻的哨兵挺拔又清隽。

“但你作为一个已结合的哨兵,在这门课的课程论文里不以自己的体验为主题,而是空泛地探讨和推导这些既有理论,”教授皱眉,“就会让我觉得你在敷衍这门课,安迷修同学。”

“抱歉,教授,我不是这个意思。”安迷修垂下头,他心想,我总不能说宛如拥有一个假的向导,有了跟没有似的,这些事情教授是不会care的。

普遍的观点是已结合哨向之间没有隔夜的仇,链接对哨向的影响有多大,无数篇的论文和实例都证明了,不可抵挡的互相吸引,结合带来的一加一远大于二。

更不要提,学院的老师对于学生间的打闹始终带着种“孩子还小长大就好”的观点,现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既然结合了,那以前的恩怨也就随着那链接消散在了过去,唯独安迷修和雷狮都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鸿沟就算有一万只精卫来填一万年的海也填不平的。道不同不相为谋,这一点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是两个极端,就像南北极一样隔了整个地球。安迷修隐约记得自己有过尝试和平相处或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那点失败的记忆早就被雷神之锤和冷热流碰撞出的火花碾碎在某个角落了。

所以毫无疑问,最近这一次他依旧失败了。

一个合格的骑士不应该以第一印象来判断一个人的,安迷修想了想教授的意思,大概是要他写一篇他和雷狮之间的纪实报告,他不禁有点视死如归。

那这篇论文大概是要Bad Ending了。

他从来不是那种一开始把某个人划到范围之外,就永远把这个人当做范围之外的人来交往的性格。但是雷狮这个人没法说,恶党拒绝交流也不需要交流,他们彼此给自己划下的范围之间差了十万八千里,用高中数学的内容来说就是交集为空集。

安迷修几乎就要叹气了,他忍住了,即使他和雷狮的世界观差了几亿光年,但是这个为了保命而结下的链接却让他们的心灵亲密无间地连在一起,他心情有什么风吹草动,雷狮就一清二楚,被厌恶的对象这么清晰地了解到自己最隐秘的想法不可能是件愉快的事情,每当想起这件事甚至让安迷修感到烦躁,像锡纸被折出不规整的形状,即使能够将之平整,折痕却依旧不会消去,一模一样让人不耐。

还好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雷狮也这么想。他们最近都活在时不时地自我厌恶和更加厌恶对方的情绪里。

他掐了掐手心。

“不过你也别那么悲观,孩子,”教授笑起来,他看出了安迷修的烦躁和困惑,“也许你不一定要刻意和他和平相处来度过这半年,以你们之前的方式继续下去也未尝不可,既然关系有了变动,你也可以在应对上探索新的处理方式,这也是个不错的课题,你甚至可以把它当做你的学年论文的课题来写。”

“可这个题目太生僻了……”安迷修挣扎。

“它的特殊性会为之后遇到类似情况的哨向们提供极其宝贵的经验,”教授拍拍他的肩膀,“我敢预言,如果你真实完整地记录了这一切,这将是后人的财富,会给与如今的你同样迷茫的人们指出一条明亮的道路。”

茶水冒出一点雾气朦胧的烟,他眨眨眼,光束落在办公室的书柜上,里面的奖杯和奖状亮得像在发光。

 



13、

安迷修抬腕看了看时间,要到上课的时间了,他收拾一下桌上乱成一堆的资料,堆起来垒整齐收进包里,他轻手轻脚地把椅子推回桌下,从阅览室离开了。

他抱着几本书打算带回寝室继续看,对于论文他刚有看一点思路,想着想着已经走到了教室,他空出一只手推开了教室的门。

一个哨兵可以军事理论成绩不够好,可以实战演练稍逊于人,可以打靶命中率偏低,也可以因为尬聊而迟迟不能现充,但绝对不会在这一门专业选修课上迟到一秒。

这门课就是——《哨向关系理论基础》,一门向导们不屑于选修,但大部分哨兵们却对此无比狂热的课程。

“即使没吃过猪肉,”雷德在课下宣称,他坐在课桌上摇头晃脑,红色的长马尾在空中一甩一甩,“看看养猪理论大全也很快乐嘛。”

“你那是望梅止渴,”帕洛斯反驳他,耸肩,“你根本不是真正的快乐。”

醒醒,你们为什么要把向导比作猪,而且就这样了你们居然还有长期稳定的向导搭档,这是怎样一个猪吃人的社会啊?

安迷修哑口无言,看着同窗们一本正经地瞎几把扯蛋,只有格瑞还像个正常人,感觉还有一丝温暖,他拖着书坐到了格瑞旁边,而NO.2的哨兵在教科书上画了一个讲台速写,他微微抬眼看了一眼安迷修,又继续细化他的画去了。

……这总比之前那堆人好,安迷修的笔尖戳戳本子,顺着线条等距地戳出一排黑色的点。他被教授说服了,他们这种特殊的情况不说是空前,但肯定不会绝后,如果他即将写下的这篇论文会对以后的人有那么一点帮助,那也不错,一个骑士应该乐于助人。于是安迷修删掉了他被毙掉的论文,重新定题。

按照关键词查阅了图书馆里的数据库,页面上方显示出“按照您的关键词筛选出来的文献共计2篇。”

第一篇是《军方意外结合哨向的紧急处理规章》,这是面对哨向因特殊军事情况而紧急结合的情况下官方对此处理流程,严格来说他和雷狮也属于这种情况,实际上也按照这个流程补办了程序,也得到了一定的补偿,毕竟是因为军事原因才会造成这样特殊的情况。

但这个文献对如何处理这种关系并没有什么帮助,不会有一个官方规章制度来指导你如何和自己的向导打好关系……

自己的向导……安迷修想到这个词,愣了一下,随即他忍不住苦笑起来,这是个多么好的词组啊,他想。这个词所代表的独占和亲密几乎就要突破白纸黑字跃然纸上,现在他也算是有向导的哨兵了,但是这位向导的前缀上绝对不会加上“安迷修的”这个定语,他的名字前面也不会冠以对方的名字。安迷修对此感到十分心情复杂,也有点苦涩。

要是位美丽的女士成为他的向导该有多好啊,温婉、可爱而讲理,他一定会至死不渝地守护她,会成为她最强的利刃所向披靡……

他几乎就要沉浸在这种美好的幻想里。

“收收你那傻呆了的表情,安迷修,”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白日梦,“挪挪,你的书挡着我了。”

是雷狮,他抱着几本书半靠站在桌旁,他的脸倨傲地微微抬起,是俯视的姿态,像是在等待他把书挪开之后再坐到他旁边一样。安迷修一边挪开自己的书,一边抬抬下巴示意前方靠窗的一排长课桌,那里已经被佩利大大咧咧地横占了一半:“你怎么不和你那群恶党一起坐?”

雷狮轻笑一声,他把手里的书“啪”一声扔到桌上,安迷修扫了一眼,很眼熟的资料。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的论文被打回重练?”他大大咧咧地在安迷修旁边的位置上坐下了,格瑞默默地站起来,安迷修略带求助地转头望了他一眼,格瑞冷淡地回了一句:“金来了。”接着他就抱起本子和书离开了,金发的小向导正在教室的另一头拼命挥手,像一只欢脱的小麻雀。

雷狮大爷似地挥挥手:“去吧去吧。”

“……所以你也被老师要求重写这个题目?”安迷修实在是不想说出那个题目的名字,他换了个方式,反正雷狮听得懂。

“不然呢,我可懒得听这个课的,”雷狮拿起他借出的书随便翻看了两眼,“那老头还建议我们一起完成,要不然你努力一点把我的也写了,反正都差不多。”

“你想都不要想。”

“嘁,骑士不是要誓死帮助所有向你求助的人吗,”雷狮趴在那堆书上,笑意里有那么点安迷修刚好能够看出来的挑衅,“骑士道是这么说的吧?”

“我的骑士道是用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至于你……”安迷修从他的手肘下一本一本慢慢地扯回自己借的书,他撩起眼皮看了眼懒洋洋的海盗,他们的视线在空中交汇,“骑士道告诉我要除暴安良,抱歉了。”说罢,安迷修突然快速地抽出了最后一本属于他的书,不出意外地听到了“砰”的一声,是雷狮的头。

“你这是想打架?”

“下课随时奉陪。”

很好,两个人都在想,我今天就要教你一点做人的道理。

格瑞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看吧,熊熊烈火几乎就要冲天而起,他才没兴趣参与第四第五的家事。

如果雷狮知道这个“家事”的说法大概更要生气了,金朝他吐吐舌头,格瑞拉着他在前排坐下了,老师也走进教室,课就要开始了。

随他们去好了,格瑞想,关我什么事呢,相比之下,金是个多么不错的向导啊。




—tbc—






意不意外,我自己都没有料到的更新。

怀着对毛球太太的爱和愧疚开始赶,这一章3200左右。

于是1w4了他们还在互相讨厌,但是总算是感受到了一点点不同了,可喜可贺,论文算是小主线,下一章打架。

个人感觉漫画里雷狮对安迷修的态度有点倾向于热衷逗他,然后试图言语上激怒安迷修这样,从大厅和呆毛姐弟那儿可以看出来,我想写一个这样的雷狮,而安迷修对雷狮属于是那种“情况合适就正面刚个痛。”的态度,对冲性其实很强。

再解释一句写这篇文就是想看他们在一起,对冲性是我对他们关系的理解,不是be的意思。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7-12 评论-41 热度-151 凹凸世界安迷修雷狮安雷
 

评论(41)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