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安雷】Real(8-9)

凹凸世界,安迷修x雷狮,哨向au。

1-5

6-7









 

8、

安迷修很困,非常困。

所谓偶尔熬夜一次第二天起来并不会有丝毫困意而且精神奕奕这种话,是假的,是不存在的。他昨晚看到三点半才东倒西歪上床睡觉,现在醒来还是想东倒西歪地继续睡觉。

他揉揉眼睛,酸痛感从眼部传递到大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又红血丝了。安迷修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轻微的头痛,他一如既往地打好领带,带上终端,书桌上还堆着凯莉借给他的书,他看完了,即使凯莉说可以半年以后再还给她。

他不知道书里所编写的故事能有多大的参考,那些复杂的,纠结的,难以直接说出口的感情让人理解起来很困难,他冲了一袋速溶咖啡,热气飘散在晨光里,早餐是昨晚回来时候买的吐司,他拿出一片慢慢地吃着,烘焙后麦子的清香让他感到好了一些。

终端的光屏里是他今天的日程,晨练因为他们的意外事故而暂时取消,他的目光飘到第一行字……

他突然就不想继续看下去。

“8:30—9:00和雷狮一起去找丹尼尔老师,处理临时结合的相关事宜。”

安迷修望了望右下角,8:02,他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必须要和雷狮一起到达中心楼,丹尼尔的办公室在五楼,从寝室出发大概需要十二分钟,而雷狮好像还没有要起床的意思,他摸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

这个恶党倒是睡得很好嘛,他抓起最后一片吐司叼在嘴里,出门了。

他得去叫雷狮,不然,按照昨天那种激烈的排斥心理,他一定不会去的。

安迷修并不打算因此打乱自己的日常,他需要这件事尽快有个官方定论以便他回归相对正常的生活轨迹,而学校不会对意外结合的哨向置之不理,丹尼尔那天来找他就是这个态度。遇到这种事一般处理是补办结合手续和证明,根据哨向双方态度半年后再决定是否继续链接,在此期间双方参与合作任务的几率会极大地提升。

四舍五入就是绑定了,安迷修想,他为自己的未来半年叹息一声,雷狮那么不愿意,他也不见得有多想,和向导结合当然是一件值得快乐的事情,但这一切的前提是对方不是那个人。

双方都极其排斥彼此,所以说丹尼尔才要单独找他们去一趟,安迷修抬头,他已经到了向导的学生宿舍楼下。

安迷修发自内心有点抗拒,虽然临时结合出于双方各取所需的保命要求,但是讲道理他才是被强迫的那一方啊,这种受害者主动找强奸犯要个官方说法走法定程序的既视感是什么回事,社会道德已经败坏到了这个地步吗?

他看到周围已经有人开始对他指指点点,他听得到他们在说什么也能猜到那些人在想什么,他咬咬牙,走进了宿舍大门。

不,社会道德没有败坏,道德沦丧的只有那个恶党一个人而已。

他的终端靠近扫描仪发出滴答的声音,绿灯亮起,只有已结合的哨兵才能进入向导宿舍,学校已经为他们登记了,只是还需要补办一些必要的材料。

安迷修在众目睽睽万众瞩目之下上楼了,他听到雷德发出放肆而又丧心病狂的笑声,而蒙特祖玛并没有阻止他。

 


9、

雷狮醒了。

礼貌克制而又持续不断的敲门声终于把他从混乱的梦里叫醒,睡眠不足的头痛让他心情极度糟糕,他掀开被子赤脚走出卧室,敲门声还在有节奏的持续。

地面冰冷的触感让他清醒了一点,想都不用想,敲门的百分之百是安迷修,他心情更糟糕了,对此他置之不理,敲门声里他完成了自己的洗漱更衣,懒洋洋地坐在沙发里吃卡米尔提前为他买好的早餐。

他当然知道安迷修来找他是干嘛,混蛋骑士道那套规矩,用脚趾头也能推测他的行事。

雷狮知道丹尼尔的通知,可他不乐意顺着规矩就这么按部就班,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狂雷生来就不应该被束缚。

那些想要用条条框框束缚他的,不是被他斩断在过去,就是被他的雷神之锤彻底整服了。他几乎能想象此刻门外安迷修的模样,即使对待他讨厌的人也会持着基本的礼貌,彬彬有礼用合适的力度敲着门,得不到回应后,皱起眉头,等待一会儿又继续敲下去,直到他开门为止。

他可不打算开门,雷狮心情变得好起来,他会跳出窗子,踩在空调外箱上下楼,就让安迷修敲死在门前吧。这个想法真不错,他哼起一首明快的歌。

他吃完最后一口早餐,站起来,而敲门声还在继续,却不是当初克制的节奏,雷狮嘲讽地笑了,安迷修也会有不耐烦的时候吗,他的歌哼得更愉悦了。

敲门声的节奏也变得更快。

等等,雷狮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安迷修轻轻敲击门的节奏,不就是他正在哼唱的歌的旋律吗?

 

安迷修面前一成不变的铁门终于被拉开,哗啦的砸门声响彻整个楼道走廊,雷狮怒气冲冲的脸出现在他面前,他毫不客气地吼:“安迷修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妈的同步感知共享,雷狮现在就像杀了安迷修,雷电滋滋在左手聚集,杀了他就解脱了,机器人的警告声又想起:“禁止在宿舍使用元力进行斗殴,禁止在宿舍使用元力斗殴……”

在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结合哨向的同感问题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开始学会利用这个功能来恶心他了。雷狮投下的精神屏蔽能让人觉得房间里静得像个停尸房,但是这对他的结合对象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安迷修就是随着他哼歌的节奏在敲门!

不过此刻安迷修没有理会他的气焰冲天,他抬腕看了下终端,眉头都没皱一下,语气平静得就像裁判机器人:“还有十三分钟,我们走吧。”

雷狮一把拽起他的领子,他们四目相对,苍翠映了深紫,安迷修注意到雷狮的眼下有着黑眼圈,他皮肤很白,因此显得格外明显。

“你也没睡好?”安迷修轻声问,他们靠得太近了些,呼吸的热气交杂在一起。

而这句话彻底点燃了雷狮的愤怒,他恶狠狠地扯住安迷修的领带,安迷修几乎要被勒到窒息,他咬牙切齿地低声说:“你还好意思说,前两天半夜三更你突然惊醒影响到我就算了,昨天晚上你到底在干什么?动不动就一惊一乍一悲一喜的,你终于他妈的疯了吗!”

安迷修突然就红了耳朵尖,他有点慌乱地避开了眼神,隔得这么近雷狮不用同感也能感受到他的紧张,他刚想要嘲笑他,却被突然跑起来的安迷修拉了个踉跄。

“再不走我们就要迟到了。”安迷修说,他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腕。





—tbc—



点我看下


恭喜两位男嘉宾牵手成功!

2200+,不多,昨晚睡前用手机写的,随心所欲地搞真爱真刺激。

凭着对安哥和尖耳朵(喂)的爱坚持写到现在了,日常写着写着就想做安迷修性格分析(。我对安迷修的有些看法好像和别人不太一样,想试着在文里表现出这一点

算是一种尝试,在学如何写好一个长一点的,连续的而且有冲突的故事,看看我能写成什么样子吧。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6-19 评论-19 热度-220 凹凸世界安雷安迷修雷狮
 

评论(1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