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安雷】Real(6-7)

凹凸世界,安迷修x雷狮,哨向au。

1-5





6、

“得了吧,”凯莉坐在星月刃飘在安迷修的床边,她从果篮拿出一个苹果扔到半空中又伸手抓住,“向导拿枪逼迫哨兵进行精神结合?哈……”

她嗤笑一声。

“起点最直男幻想的yy小说都不敢这么写的事情,”她把苹果砸向他,安迷修接住然后放回了果篮里,“居然真的发生了,还发生在两个死对头身上,真是比卓别林的电影还要让人想要捧腹大笑啊。”

“也不知道雷狮是怎么想的,”凯莉饶有兴味地凑近,她眼里倒映的安迷修脸色平静,还有些后遗的苍白,“已结合哨向不是可以感知彼此的心情吗?你直播一个雷狮的心情看看……”

格瑞扯住星月刃的另一端把她从安迷修身边扯开,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格瑞朝他点头:“你好好休息一下,丹尼尔老师一会儿会过来。”

安迷修点点头示意知道了,目送他们出了门,房间里又安静下来,只剩了一点苹果的香气在空气里浮动。

他刚睁开眼睛醒来不到十分钟,看到白色天花板的那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在死后的世界了,很快地他理清了事情经过,面对精神屏障完全破碎的他,雷狮根本就不需要花费什么力气就和他链接了,这个操作迅速稳定了他们俩都在崩溃的精神领域,从死神手里抢回一条小命来。

接着过了不到五分钟,就遇到格瑞来看望他,还有来看他笑话的凯莉,看到凯莉的样子他就知道估计这事儿在校内已经闹翻天了,但是那不重要。他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本身没有受什么外伤,他伸了个懒腰,头晕晕乎乎的。

撕裂的疼痛已经没有了,病床被调到一个合适的程度,方便他靠着,他躺进被子里,放缓心情,沉入自己的精神图景。

一切都改变了。

花海里开辟出一汪翠湖,随时都在飞散的金色的花儿此刻却温柔地贴俯在地面,天空又恢复了纯粹的蓝色,重新修建的城堡依旧扬起高高的旗帜,安迷修终于看清了他迷雾中的,从不曾看清过的城堡,它是那么宏大、壮美,像个巨人屹立在大地上,城墙的巨石上有岁月斑驳的痕迹,沉重的大门终于洞开,光从里面透出来。

他听到圣歌的旋律,安迷修走进去,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丽,他瞪大眼睛,他不曾想到过自己的图景有朝一日会出现这样的场景,光从天空倾泻而下,一切都笼罩着金色的光辉,随着铁索摩擦发出嘎吱的声响,吊桥被放下,红毯在他脚下延展开去,指向大殿,指向王座所在的地方。

而那里大门紧闭,金碧辉煌的浮雕上,紫水晶为瞳的巨狮冷冰冰地俯视着一切。

安迷修这才意识到了,这是他和雷狮的精神链接。

一天前他们顺风翻车栽在了自爆的向导手上,安迷修精神领域被击溃差点陷入长夜,他以为雷狮会好一点,向导在面临精神攻击的时候,自保手段层出不穷,但是雷狮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那个向导带着死也要拖上两个垫背的想法,2/3的攻击力度都朝着雷狮去了,雷狮的精神屏障被击碎,几乎就要陷入“井”——向导的精神力向内坍缩形成死循环,只有死亡才能解脱。

而稳定精神状态最快的方法是——哨向结合。

安迷修已经很难猜测雷狮那时候的心理活动了,谁都知道,在等来海盗团的人来帮他之前,他就会先陷入精神力的崩溃,脑海里末日的到来远比现实中发展得快,雷狮那为数不多的几秒里要经过怎么样的思想挣扎才会来抓起他的领子说出那句话。一想到这一点,安迷修几乎就要不厚道地笑出声。

他们是多么厌恶彼此啊,三观不合,岂止是不合,简直是两极分化,雷狮打心底厌恶安迷修的骑士道,而安迷修也难以接受雷狮那种的暴戾和跋扈,但他们却不得不发生世界上最亲密的一种关系来保住自己的命——精神链接,它可以让三观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两个人在一瞬间心灵相通,甚至重塑了彼此的精神图景,并以彼此的力量改变了对方。

还能有比这更亲密的关系吗?当然有,结合热引发的永久结合,但那是不可能的,现在这一切已经足够荒唐了,安迷修不会让更可笑的事情再发生在他的生活里了。

就如凯莉所说,这样的生活比卓别林的电影更为可笑。

他陷进柔软的床垫里,这大概是凹凸军校最厚软的床垫了,被调到恰到好处的暖光勾勒出布帘柔软纤维的触感,安迷修的右手捂住心口,那里传来他的心跳,和不属于他的、另一个人平稳又安和的情绪。

你看,他连这都能感受到了,一切清晰得几乎可以在脑海里成像,雷狮正在睡觉。

如果神真的存在,那也太爱恶作剧了一点,安迷修咬了一口苹果,酸甜的汁液滋润了他干哑的喉咙。

 

7、

世界上没有比死里逃生更快乐的事了,本应是如此。

可是死里逃生的代价竟然是和自己最厌恶的死对头进行了精神结合,需要整整半年才能够自然分断的、除非死亡才能提前结束的精神结合,这就宛如……噢,没有什么好比喻的,这件事就是雷狮能够想象出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谁也不想死,但是这个生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点。

雷狮坐在床边,他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向导重建精神图景所需的时间远超哨兵那点微薄的精神力,即使用链接强制稳定住了情况,雷狮的精神世界依旧不怎么好。

如果可以,大概雷狮想要立刻、马上、就现在去锤爆安迷修的狗头,结束这对他而言近乎是一种耻辱的链接,即使强行撕裂链接的痛苦不亚于精神图景迸裂的痛。

他捏紧拳头,指节发出咯吱的响声。

“老大的表情像是失身的良家妇女,我以为这种表情应该是出现在那个傻逼骑士道身上的,”佩利说,“不是说精神结合的快感比性快感还刺激,可老大怎么这个表情?”

卡米尔觉得佩利大概是真的蠢到无可救药了,他扯了扯帽檐,心底轻轻地叹气。

“想开点,老大,”帕洛斯到底还是露出了笑容,卡米尔心想这是药丸的节奏,他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像是看不到雷狮的表情,“好歹还是你强迫他的,怎么想失身的良家妇女都是那个蠢骑士嘛。”

在雷狮动手砸碎床头柜之前卡米尔拉着两个火上浇油的傻逼赶紧跑了了,留下一句大哥你好好休息其他手续我帮你搞定,刚关上的门后传来木屑撞击墙壁的声音,如果不是加固后的医务室大概已经墙碎了,谁让他们老是在这里打架,现在校医院是整个学院最坚固的地方了。

卡米尔想,人生真是艰难啊。

他带着点怜悯地看了一眼两个不知死活的队友,打开终端处理起一些这两天堆积的事情,光幕照亮了他半张脸,他揉了揉眉心。

对大哥来说,让他去强迫安迷修精神结合这件事,比起他被强迫精神结合还要让人难以接受得多,即使是为了活命……不,正是因为是为了活命,活下来之后所要面对的情况才宛如被生活强奸。

假如生活强奸了你,卡米尔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个队友想,于是他划出另一个界面给自己定了个木糠蛋糕。

你也没有办法强奸回去。




——tbc——




点我看下



哇更了2500,我可能是又找到初恋了的感觉了,上一次日更是三年前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6-18 评论-20 热度-258 凹凸世界安雷安迷修雷狮
 

评论(20)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