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安雷】Real(1-5)

凹凸世界,安迷修x雷狮,哨向au。







1、

“安迷修,”凯莉嘴角的弧度非常冰冷,“我早就说过,你迟早会被你那可笑的、无药可救的骑士道给害死。”



 

2、

“所以说这些书真的有用吗?”他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捧起了凯莉桌前的——

《霸道总裁之契约婚姻》、《势均力敌》、《昏嫁》、《结婚协奏曲》、《撩心》、《神婚颠倒》、《先婚厚爱》、《婚不由己》、《一夜后婚》……一大摞书籍。

好重,安迷修想,这些书堆得太高,以至于挡住了他大部分的视线,他不得不偏过一点头来看向星月魔女小姐——这些书的主人。

魔女小姐翘着二郎腿坐在桌沿上,她的手指顺着木质的纹路划过,眼神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她放空了一会儿,又抬头看向安迷修,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起来十分诚恳而真心。

“会有大用处的,”她的语速很慢,安迷修听到她的话一词一句地跳跃进自己的耳朵,“你想,你,和雷狮……”

她顿了顿。

“两个因为意外而结合的哨向,你想和他在结合自然断开之前保持正常而安稳的关系……”她歪歪头,眉头皱出“川”的形状,“不就相当于先婚后爱的契约夫……”她又说不下去了,把契约夫妻这种人设强行代入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她清了清嗓子,重新组织语言。

“我觉得虽然关系不同,”她又露出那种安迷修所熟悉的、狡黠的笑容,“不过有参考意义在嘛,毕竟这种小说也是对从完全不熟悉到和平相处过程的一种解读嘛~”



 

3、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头快要被抠秃了。

桌上护眼光的台灯向四面八方散发着微橙的光,而两边高高堆起的书把光限制在这片空间里,他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换了左手继续翻书,而右手撑着头,无意识地抓了抓头发,他看向终端,已经1:19了,书才看了一半……

可是明天就又要和雷狮见面了,他感觉有些视线模糊,大概是盯着书看太久,光影恍恍惚惚;又有点头晕,不知道是不是失眠带来的后遗症。

老实说,结合后的这两天,他睡得很好又不好,精神链接带来的平静让人安稳到觉得岁月静好,他睡得沉,但是夜里又会突然地惊醒,他坐起来,眼神空茫地看着一片黑暗,哨兵的房间的隔光效果都是顶级的,即使是安迷修这种级别的哨兵也只能看到一点隐约的床脚的轮廓。

他把头埋进松软轻薄的被子里,不可避免地又想起目前他生命中最浓墨重彩的一天。

那真是,跌宕起伏到剧情发展完全在意料之外,有着一个日轻式穿越文开头、起点后宫文发展和晋江言情结局的一天。

 

 

三天前。

 

安迷修提着NTW-20潜伏在树丛里,他藏在树上,拨了拨颊旁的耳麦,春夏交集的时候天气不太热,山里野生的阔叶山月桂开了,深瑰色的花朵在不远处开得一簇又一簇,有浅薄的香气夹在新叶和泥土的气味里,美好得就像学校里漂亮的未结合女向导一样,和这个任务一点也不搭。

一个学院安排的日常任务,他只需要清扫漏网之鱼就足够了,而负责前线战场的是雷狮和他的跟班们。啊,那群恶党,安迷修想,大概这群走私商人留不了几个活口了,不,大概不会有人能活着逃到安迷修所负责的范围了。

虽然作为暴力机关的执行人员,他们有着直接射杀的权利,但安迷修还是希望犯罪之人能受到堂堂正正的法律的制裁,罪行会由法律来裁决。

不过雷狮大概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了,特别是当这次行动的负责警戒和扫尾工作的人是他的时候,雷狮大概更会一个不留,任务结束后,那个人一定会提着还沾着一缕猩红的雷神之锤,用那种带着蔑视的轻笑讽刺他:“不好意思啊骑士先生,不小心把你的工作也顺手解决了,毕竟那些玩意儿,实在是太弱了。”

但是安迷修并不会因此就放松警惕,一个骑士应该以认真的态度完成他所有的工作,不管是怎样的工作都不能改变安迷修的态度。他的耳朵尖轻微地动了动,左耳耳机里的白噪声和刮过山林间的风声流进他的精神图景,哨兵捕捉一切信息,在脑海里构建出一个完整、即时的战略地形图。

他又一次地调整好瞄准镜,光透过镜片在他的瞳孔里留下微金的影,金属枪管的冰冷隔着手套传递到他的指尖,一切都安静得不可思议,这不对劲,他警觉起来。

以安迷修s级哨兵的听力可以感知到半个山头的动静,交火不可能毫无动静,更何况他所负责的区域同雷狮的区域接壤,那个海盗可不是这么悄无声息解决敌人的风格。

他一手握住枪,手指搭在扳机上,一只手抚上左耳打开了通讯频道。

 

都是什么事,雷狮在心底又锤爆了一个智能机器人的狗头。

他铺开自己的精神领域,是的,铺开,扩大到最大,覆盖了他负责的区域,这片山林里的一草一木都落入他的掌控里,再往西南一点就是傻逼骑士的范围了。

该死的走私商,他抓着雷神之锤在树间高速奔跑,Z形的行动轨迹,香樟的树叶擦过他的发带留下一点簌簌的声音,一个平常又无聊的清扫任务,谁又能想到这群人理居然还藏了个A级向导呢。

这对雷狮来说当然不算问题,A级向导当然不弱,但并不能对雷狮构成什么威胁。但这个向导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存在感压到极低的程度,雷狮需要花费极大的精神力才能搜索到他的存在。

妈的,他找到并锁定了那个几乎在精神方面抹去了自己存在的向导,那个人正朝着西南方向的森林移动,那是安迷修所在的方向。

雷狮已经懒得去思考为什么丹尼尔要同时安排海盗团和安迷修来做这种任务,丹尼尔的脑子里可能有个黑洞,光是那个迂腐的骑士道收拾这群人都绰绰有余。

他摒弃这些杂念,又提高了速度,战术眼镜投影的边缘出现一个绿色的小点,是安迷修,他们朝着那个逃跑的向导,那个小红点夹击过去,根据他的预计再过十秒他们的就会出现在彼此的视距里……

但这一刻,那个A级向导突然停下了,停在了他们两个直线距离的最中间,毫无预兆地停止了动作。

有可能是他终于放弃了挣扎,但是疯狂叫嚣着危险的意识让雷狮硬生生停住了脚步,一直以来在刀尖舔血的战斗素养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这种第六感曾让他无数次避开致死的危险,他本能地退后了一步,骤停的惯性作用下他看到自己的发带向前飘去,可视线里小小的绿点几乎就要和红点重合。

狗比安迷修,雷狮已经来不及想太多了,也来不及出声提醒,要发生什么事情也无法阻止了,他的精神攻击铺天盖地攻向那个向导……

而那个向导没有设置任何精神壁垒的防线!

雷狮直觉的危险警告在这一刻疯狂红灯闪烁,心跳几乎要跳出胸膛,他不该停下的,他应该追上去在第一时间杀掉那个向导,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但是先到的是安迷修,每次他和这个人同屏出现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雷狮重新向前奔去,那个蠢货会干什么用膝盖都能想到,本着骑士道为行动准则的人能干嘛,先劝降,再……再管他妈的干什么了。

雷狮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想这些了,连膝盖都分不出空闲来思考了。

那个天杀的向导自爆了。


 


4、

安迷修又把手放下,他从树上跳下来,他感受到了一个把自己存在感压制到最低的,不是雷狮、别的向导进入了他所负责的区域。

之前他们有过简短的情报交流,海盗团的其他三个人负责解决了带着重火力的走私商们,普通人即使有武装加成也很难与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哨兵所抗衡,但这群人中间居然有个A级向导,向导一个人带着重要的资料逃走了,雷狮在追踪他,那这个没有鉴别信号的向导大概就是那个漏网之鱼。

通感链接器为他的战术眼镜导入了对方的位置,他朝着东北方向奔去,风刮过耳尖,接着,他听到雷狮也进入了这片区域。

这么说来是有些棘手吗,他皱皱眉头,速度更快,丛间留下他的残影,惊起了一窝山雀,安迷修从枪套里掏出了P99,他惯用的手枪,他们即将就要相遇在前面的山溪旁,三个点即将重合。

他避开最后的灌木丛,花叶锦带花的花瓣从他鼻尖擦过,留下微乎其微的花粉的味道。

但是雷狮突然停下了,安迷修来不及去想他在干嘛,他们早就感受到彼此在靠近,也许雷狮是想先发制人抢到时间,当着他的面恶作剧一样地杀掉敌方,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冲出了树林,春末的阳光从天而降。

他看到了,那个敌方的向导,一个普通的年轻人,五官清秀,他站在溪水里,水流打湿了裤脚,晶莹的水珠撞进布料里,湮灭不见。他转过头看向安迷修,在安迷修感受到危机、下意识地把五感提升到最极致的时候,他缓慢地、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一个恶意,又充斥着嘲讽意味的微笑。

安迷修的精神领域建瞬间筑起壁垒,P99的扳机被扣下。

在同一秒,一个无声的核弹,投进了精神领域。

精神力的滔天巨浪以那个已经中弹死去的向导为中心而扩散,携着毁天灭地般的能量扫荡而来,悄无声息又雷霆万钧,这一刻这个死去的向导用生命力献祭,宛如握住了神的权杖。

一个A级向导压缩到极致的、穷尽了他所有精神力的炸弹会有多强呢,安迷修在最后清醒的这一瞬间想起向导应对策略课堂上所教授的一切,他向来是个好学生,丹尼尔站在讲台上,平静地播放了一个视频片段,老师冷淡的声音又回荡在耳边,A级向导的自爆根据精神力不同,可以让在范围内的10-30个哨兵直接进入长夜。可是这里只有他和雷狮两个人……

完了,他想,雷狮作为一个S级的向导也许还能勉强有自保之力,他这种未结合还刚把五感调到最高的哨兵,大抵是没得救了。

他在哨兵里出众的精神壁垒在这一刻宛如拆迁队面前的一栋危房,纸糊似的,摧枯拉朽就倒了,大量的信息在千分之一秒里同时涌入安迷修的脑海,这份燃尽了生命的攻击撕裂了安迷修的精神图景,大地破碎露出可怖的深渊,花海被从天而降的冰雹砸成碎泥,城堡在崩塌,高高的旗帜燃起烈焰,簿屑带着火花落入他的手心,灼烧的疼痛直达心底。

他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叶绿,花红,透明的水化作毫无意义的色块塞进他的视网膜,几乎要撑裂他的眼眶;原本清脆的鸟鸣变得刺耳到难以忍受,像是尖锐的刺刮拉在玻璃上,水流声震耳欲聋轰鸣而来,安迷修摸到自己的耳朵流出温热的液体。

他想,师傅,我可能要死了。

他无意识地向后倒去,一棵挺拔的雪松接住了他,树皮摩擦着衣服给他带来了难以忍受的痛楚,精神图景的崩析带来的痛苦甚至让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感受那种想要以头抢地的感觉了,他清晰地明白他就要死了,瞳孔在涣散,生命力流失,他慢慢地向下歪倒像要陷入黑暗的浓沼,余光里他看到一抹紫色跌跌撞撞地奔向他。

是雷狮啊,安迷修想,我生命里最后一副画面居然是我的死对头,那个恶党海盗,真是讽刺啊。

但几秒后这抹紫色冲到了他的面前,他的下滑被阻止了,雷狮的膝盖狠狠地顶进了他的两腿之间,安迷修有点震惊,他想我居然还有精力震惊,也许这就是回光返照了,他的嘴唇早就在不知不觉之间被咬破,血顺着下巴滴在作战服上,他忍住钝痛和困意,提起力气勾勾嘴角。

“怎么……”他一动不动地望向那片深紫,其实他什么也看不清了,一切都凭着意识,耳朵尖尖红了一点,他想反正都要死了,再最后怼一次雷狮吧,他问道,“你想……趁热来一发?”

冰凉的管状物顶住了他的下巴,他被揪住领子扯起来,这力道可真是够虚的。他还在望着雷狮,但是眼里什么都看不到了,昏昏暗暗里只有深紫像是在发光。

他听到雷狮咬牙切齿地说:“和我结合。”



 

5、

我可能已经在死后的世界了,居然真的是趁热来一发。

安迷修昏死过去之前想。




—tbc—







*安迷修的眼镜,是哨兵日常所戴的一种降低视力的眼镜,因为哨兵的五感过于敏感,用来防止信息过载。

*第二段的书名来自网络,部分改编,搜索关键词“先婚后爱 言情小说”。

*“长夜”:哨兵被强烈的精神攻击之后精神图景崩塌陷入的一种类似于植物人的状态,基本无法恢复……emmm来自常见的哨向设定。



点我看下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强强相杀模式的cp,真刺激,甚至没有大纲,先爽了再说,写完的话预计会破我单篇字数的纪录。

这个梗原来写别的文用过一次,但是发展完全不一样,感觉也很适合安雷就用了。想求点评论随便说说什么都可以wwww

感谢 @浮生凉 渝总,没有她的鞭策和陪聊就没有这篇自割腿肉的诞生,妈嗨我写得好爽啊(喂。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2017-06-17 评论-43 热度-380 凹凸世界安雷安迷修雷狮
 

评论(43)

热度(380)